首页 美文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

文章来源:美文

2019-09-13 11:35:39

502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1)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

她就横亘在地处古齐鲁边界的淄河东岸的群山里,亿万年来默默的护祐着这方美丽富饶的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勤劳善良的人们。

而作为有缘发现淄河卧佛的幸运者,总觉得非常有义务把这尊神奇、端庄而又美丽的卧佛介绍给我的家乡父老和社会各界的一切有缘之人,只希望大家去瞻仰、去拜谒、去祈福,同时还要更好的去保护她。

其实,淄河卧佛就是淄河上游镇后段东岸原樵峪村东边横着的一道岭。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2)

南孟梁台就是戴冠的佛首,三泰山东侧的两座小山峰就是卧佛的脚,卧佛的头、喉、腹、膝盖、小腿、脚一样不缺,真可谓形神兼备、栩栩如生。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3)

要说卧佛的发现过程,恐怕还要从我的家乡说起:

我的家就住在原口头乡的幸福嵧里。幸福嵧古称傲来峪,就是《记》里东胜神州的傲来国,是齐天大圣出生的地方。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历经沧海桑田,幸福嵧也经历了天翻地覆的变迁。

话说这条嵧中有个不大的村庄,解放前一直叫窝疃村。窝疃村虽然小,但它的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因为它所处的位置正是这条嵧的中心。概由它特殊的中心位置,自然而然的在这里形成了一个集市叫窝疃集,所以这条嵧又叫窝疃嵧;后因在窝疃村南有座在当地非常有名气的玉皇庙,这条嵧还叫玉皇庙嵧。解放后这里的人们日子好过了,就将村名由窝疃村改为幸福村,窝疃嵧也就随之改称叫幸福嵧了。

幸福嵧曾分别隶属于原口头公社、口头乡和淄河镇,现在是淄川区太河镇的一个片区。

幸福嵧坐落在一条巨大的山嵧里,这山嵧就像一片硕大的树叶,大嵧套着的每一条小嵧就是这叶子上的叶脉。幸福嵧口的前怀村还不属于幸福嵧,从前怀到小口头这一段因只有河道,没有村庄且相对比较窄,像似这片叶子的柄;从小口头再往里走,才是这片叶子的叶面,也就是幸福嵧的主体。

幸福嵧的东面与峨庄接壤,梦泉和涌泉东面的山岭既是分水岭也是界山;幸福嵧的北面与峨庄、太河接壤,搁笔寨当年是一山望三乡;越过幸福嵧西南面西股村的南边是鲁山地界,属博山区;自西股村的鹿角寨逶迤蜿蜒经孟梁台至马鞍山的这道山岭,是与淄河的分水岭,山的东面是幸福嵧,山的西面是淄河滩;这道分水岭与岳阳山遥相呼应,形成了淄河的两道屏障,若是淄河水再大一些再水深流急一些,或许这里将被称为什么峡了。

幸福嵧的嵧底自然汇流成一条季节河,是淄河的一条支流,由双井、南股、桑行到幸福汇集后先由南向北再从我们的村西口慢慢折向西北汇入淄河。这河滩也就成了进出幸福嵧的唯一的通道,后来也只是随河道走势修成了现在的公路。

幸福嵧里有十六个大大小小的村庄,这十六个村庄星罗棋布的分布在各条大大小小的嵧子里。

我们村就坐落在幸福嵧中段的一条东西向的小嵧里,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人口鼎盛时有230户人家,777口人。村西口的那条河,就是幸福嵧上游十几个村汇流下来的季节河,流经到我们村西口,村里人习惯叫它溪河。溪河的西岸是一座山,正对着我们村口,山的峰顶叫孟梁台。孟梁台的南北两台就像两扇屏风挡住了淄河,挡住了外面的风沙,但同时也挡住了山外的世界。

其实小时候,大人们都叫这里为木兰台,可能那时候的人大多不识字,人名、地名、流传的故事等都是靠口口相传所发生的口误吧。以后识字的人多了,有文化的人都叫这里为孟梁台,我们也都跟着叫孟梁台了。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4)

说起孟梁台,这里有很多的传说。

一说这里是鬼谷子教授孙膑、庞涓的地方,孟梁台东面的几个村子如东等、东坡、西蹲嵧就是他们师徒在此修炼时给取的村名,据说山顶还有当年他们师徒对弈遗落的巨大的棋盘和硕大的棋子。

一说这里是孟姜女哭倒长城后与其夫婿范杞梁升天的地方,故取名为孟梁台。

更神的是小时候常听老人们讲,孟梁台上有仙家逢年过节的夜里人们经常看到山上灯火通明,还能听到那里铿锵的锣鼓家什响。

在我家大门口就能清楚的看到孟梁台,逢年过节的夜里我们也曾偷偷的等着看那里的灯火和听那里的锣鼓声,可没听到一回也没看到一回。但第二天就又听大人们在议论那里的灯火和锣鼓了,难道是那仙家故意不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们看不成?

因了这些传说,也因了孟梁台非常陡峭,还因了山里种地的人没有空闲的时候,所以很少有人到孟梁台上去过,这更加强化了孟梁台的神秘。

虽然至今既没看到孟梁台上的灯火,也没听到那里的铿锵锣鼓,但从小就一直觉得孟梁台那里有什么神奇的地方,总觉得他像个什么,却又总也说不清楚。

只是每次回老家,总是习惯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向那里。

关于孟梁台,就这样一直在心中耿耿了几十年,也没琢磨出个头绪。

直到后来,从部队后回乡工作,可能是因了孟梁台和马鞍山是老口头乡地理中心的缘故,我还是一直在孟梁台的周边转悠,但相看孟梁台已成习惯。再加上在口头乡工作时,一次同一位学过医的同事逆淄河而上,途径镇后村时,他说孟梁台下的樵峪村整个村庄的地貌极像一个人身体上的某个器官。问他像什么,他只是笑而不答,说的我一头雾水。

结婚后,要到淄河上游去看望岳父岳母,每次都经过这里,也每次都端详着这条山嵧,但从来没看出这里像人身上的什么器官,总觉得自己什么事也看不透。

就这样,以后每次回老家就从东面看孟梁台;每次领孩子走姥姥家,就从西面看孟梁台和樵峪嵧。

就这样看来看去,直到2005年的春天,在坐车去城子村的路上我把目光定格在孟梁台的南台上,忽然觉得那就是一个佛首仰面朝天的躺在那里,最南侧的地方就是那嘴巴,依次往北则是鼻子、眼睛、眉毛,再往北就是戴在佛头上的一顶完整的冠,就这样短短的几秒给我留下了一个不小的震撼。

当时我以为我看错了,也没敢吱声。但心里一直对当时的发现激动着,同时也忐忑着。

直到下午回来的时候,我让司机停下车子,仔细的端详着那佛首,总觉得越看越像。

这时,我仔细的把目光沿着佛的头部向南延伸,继而发现了她圆润的颈、她丰满的胸、她平坦的腹、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她平直的大腿、她自然弯曲的膝盖和挺直的小腿。当时想,如果再有一双脚就更完美了。当目光继续向南延伸的时候,那耸立的三泰山东面的那两座小小的山峰不整就是那卧佛的脚吗?这形象、这身材比例简直就比艺术家人工的雕塑还要完美。 确认后,我将我的发现向老婆孩子讲,向司机讲,不知她们看没看得懂,只是看到她们笑。

对于我的发现,在向外介绍宣传方面我还是非常慎重的。因为我怕别人说我哗众取宠,又怕别人说不像。只是就这个发现在小范围内向熟悉当地地形的老乡、同学、同事、战友进行述说,以此征询他们的看法。

他们或许真的看不出来,或许根本就不相信,或许根本就不当回事;更重要的是因为当时没有直观的图片,仅凭嘴巴描述,别人根本听不明白。

所以,同意我的看法的人寥寥无几,这也极大地伤害了我的自尊。

所以,我非常的纠结在正式的说与不说之间。说了,如果人们都说不像,岂不成为笑柄?但如果不说,目前就我自己看出来了这里的地形地貌就是一尊完美的卧佛,我若再不坚持,或许这天然奇观就永远沉睡在这绵绵的群山里了,如果再有哪个好事的莽孙以种种堂而皇之的理由将那独有的地貌了,我岂不又成了罪人?

此后,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向外宣传淄河卧佛的可行性方式。

好在科技的发达帮了大忙,但最终还是新闻人的敏锐才促成了淄河卧佛的真正面世。

2005年9月,我买了一部数码相机。是年国庆长假期间的10月4日,相约战友学荣一家和当时还在口头老家居住的老同事、老同学翟海、王雷、廷胜、永春、良六等去爬三泰山。

原来约好的是那天上午8点在镇后桥南头集合后一起从南镇后上山的。

这一天,学荣大老远地从临淄开车转道淄川接上我们一家赶到口头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这些家伙等不及,便分了两拨,一拨由王雷、廷胜、永春等人先行探路,另一拨则由翟海、良六留下给我们当向导。

说实在的,三泰山虽然就在家门口,可家门口的风景却由于司空见惯的原因谁也不愿近距离去游玩去欣赏。

两位向导对爬三泰山只是有个初步印象和大体方向,听说的多,但没有真正走过。所以,向导导的那条路和前面那伙人走的不是一条路。他们爬的是岭,顺山势直奔三泰山;我们一开始也爬岭,但半路走错了道,转进了山谷。山谷里因平常无人走,杂草丛生,枝蔓遍野,越走越找不到路,只好披荆斩棘,向着山的方向硬奔。

好不容易到得山北脚下,只见那三泰山悬崖如削,人在山嵧本上不去。而前头那一组的人则在十几丈高的山梁上招呼我们上山。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5)

看此情景,我觉得现在人困马乏,山又陡峭,老婆孩子们肯定是不能上了,学荣也怵了头,两个向导也打起了退堂鼓,可我却很想爬上去。

于是,我不再强求他们和我一起爬山,决定自己沿着三泰山主峰西头下面坡度少缓的那片石巴砬子向上爬。

当我趟过那片石巴砬子爬上那条山梁的时候,后撤的那几位还没走出那爿山脚。

爬上山梁,我却傻眼了。因为我根本找不到爬峰顶的路,而且我脚下的山梁形似刀背,只容得下一只脚,当时就头晕目眩,稍不留意就会滚下悬崖。而山脚下就是尚未走远的老婆孩子,若是滚下去让五六岁的孩子看到自己的父亲就摔死在自己面前,那岂不残忍至极?

于是,我强打精神,冷静地分析着当时的处境。我爬上来的地方是那道岭的最窄最陡的那一段,自己独自一人两腿打颤的站立在这孤崖之上,可以说是进退两难。往后退不行,因为崖太陡,一低头往下看头就晕,很容易失足掉崖;往西走那段既窄又长,稍微一晃也会掉下去;唯有向东朝山顶的方向走,几步较窄的地段的东边还有几个台子,貌似宽阔一些,必须想办法从这里爬到山顶上去,那样就安全了。即使到不了峰顶,到主峰下面有树的地方等待救援也相对安全些。

当时心里确实害怕,已接近正午,又渴又饿,手机又快没电了,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战战兢兢地走过那几步最窄的路段,顽强的向主峰攀登。因有峰脚那些松柏和黄栌等树木的掩护,向上爬时恐惧的心情渐渐地少了些,但随后绝望的一幕又来了。

因为,我也没找到前面那拨人走的路,只顾埋头顺着那些长树的地方一个鱼鳞坑一个鱼鳞坑地往上爬,当爬到快接近峰顶的时候,一抬头才发现,一道人工修造的护堰笔直地竖在了我的眼前,挡住了我的去路。

这道护堰在远处的公路上是能看得到的,就在三泰山顶西北头那个有小房子的地方,远处看了就能感受到它的险要。之前从南边的郑家庄上去的时候,走到小房子这里向下看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走到堰边上。

我正正就爬到了那个地方,当时直接绝望了。挡在我面前的大堰足有两人多高,笔直笔直的,垒堰的工匠又垒的板正,连一个放脚的跐蹬都没有,此时真是心灰意冷。上,上不去;下,崖高数丈,一回头往下看就晕,一不小心绝对是粉身碎骨。刚好手机一点电都没有了,只有在此等死或死等救援了。

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忽然发现,那笔直的石堰墙缝里错落的长着几丛黄栌,看一下距离,貌似可以用手抓住黄栌慢慢向上爬,捯手再抓住上面的黄栌,脚踩住下面的黄栌,以此类推,就能捯着手脚爬上这堵高堰。

成败在此一举。如自己打算的,也仰仗那每一丛黄栌都够结实,我慢慢的接近主峰的平台,心里顿时轻松了许多。

心想等我用手够着那大堰顶端,把相机放到平台上,两手一撑就平安了。 当我的眼睛与大堰顶部平齐的时候,却又看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一幕,就在那应该手撑地面最得劲的地方,不偏不倚地摆着一坨不知哪个缺德玩意拉的臭屎…看那新鲜程度不应该是我们那拨人的。的,此时真是又烦气、又恶心,上又上不得,下又下不得,两边还又没处去。

没办法,只好将相机尽量放的远一些,自己咬住牙,屏住气,硬着头皮硬生生的尽量躲着那坨秽物,爬了上去。

爬上山顶的感觉,真好;安全的感觉,真好。

自此,在脚步踏上主峰平台的一刹那,恐惧、烦恼、恶心的感觉一扫而光,我战胜了那狭窄的形似刀背的山梁,战胜了那挡路的高堰,战胜了那恶心的秽物,把颤抖、恐惧和无奈远远地抛到了山的脚下,真真的第一次佩服了一番自己,今生也只有那唯一一次是自己真正佩服自己了。

上得山来,忽然又感觉到有点饿了,一看表,才知道已经一点半了,于是开始匆匆下山。

下山当然是不能走也无法走回头路的,只好从郑家庄下山。当时是又累又饿,越走越慢,手机没电又没法和同伴们,只有到山下公路上再说了。

下到半山腰时,好似听到有呼喊的声音。到得山下,才看到呼喊我的是南岳阴村在口头汽车站开出租车的张林,原来是同伴们让他来接我的。

坐上车,到得镇后村,还没忘让张林停下车来,用数码相机拍下了淄河卧佛的第一幅数码相片。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6)

到了用餐的饭店,看到同伴们望着满桌的菜肴咽着口水等着我用餐,心里怪不好意思的。

卧佛的图片拍回来之后,我拿给好多人看,大家的说法见仁见智,但真正肯定的说像的人不多…

对此,我只有孤芳自赏,在电脑上反复看,越看越像。我还上网搜索了有关卧佛的所有信息,查看了北京卧佛、乐山卧佛的资料,感觉那几处卧佛只是个别部位像,顶多神似而已,而像淄河卧佛这样形神兼备、栩栩如生的绝无仅有。

于是,在第二年的春天,我清楚的记得是2006年的3月14日,早晨刚上班,我就用打印机打印了一份卧佛的图片,找到了淄川区委宣传部闫盛霆副部长。

也许是新闻人的敏锐,也许是卧佛到了应该面世的时机。闫部长一看便问这是在哪里发现的。我如实相告,并说您啥时有空咱去看看。他比较急切的说,那咱现在就去看。因没有要去的思想准备,我实话实说,现在车不方便没法去。他说,坐我的车,咱马上走。

到得镇后村,时任淄河镇镇长朱庆农、镇党委副书记王德武已经坐着镇上李会刚开的印有淄河镇财政所字样的白色皮卡车在卧佛对面的麦田里等着了。

在这里我向闫部长介绍了大家眼前的卧佛。闫部长拍了几幅图片,又采访了在地里或干活或看热闹的人,都说此前没有听说过卧佛的事。

当问到这尊卧佛的长度时,在场的没人能答得上来。还是镇上的同志头脑灵活,说让镇水利站或林业站的同志从地图上查一下便知道了。

我们又赶到位于淄河镇政府对面的林业站,当时杨家村的杨立文身兼镇水利站林业站两个站的站长职务,他从地图上查得淄河卧佛长1600米(只是在新闻报道中闫部长误将杨立文写成了杨立水,特在此更正一下)

回到区里后,闫部长又让我把我拍的第一幅卧佛的图片拷给了他。当天,一条蒲松龄的家乡山东淄川惊现天然卧佛的便传遍了互联网。

图片网、中国佛教网、新华网等纷纷做了相应的报道。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7)

第二天,淄博电视台来了。

第三天,山东电视台也做了报道。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8)

新华网韩语频道分别用汉语和韩语进行了双语推送…

淄河卧佛 横空出世(图9)

迄今,淄河卧佛已面世近十一载,家乡的人们,您还记得她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口头

口头,1.嘴上。2.用说话方式来表达的。3.用说话方式来表述的。 4.味道。5.地名。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小程序

亲爱的,鲜花十里足以慰风尘——伊犁纪事
亲爱的,鲜花十里足以慰风尘——伊犁纪事

分类:美文

那些从女主到女配全员美女的电视剧,一共四部,你们都看过了吗?
那些从女主到女配全员美女的电视剧,一共四部,你们都看过了吗?

分类:娱乐

当街撒钱10万元后悔,是否有权收回|新京报快评
当街撒钱10万元后悔,是否有权收回|新京报快评

分类:热门

帅“炸”了! 小李子为爱暴瘦40斤, 找回杰克颜值, 网友: 放下水枪
帅“炸”了! 小李子为爱暴瘦40斤, 找回杰克颜值, 网友: 放下水枪

分类:娱乐

“网警”查女网民个人信息求做女友?“忠诚度测试”不仅是缺德
“网警”查女网民个人信息求做女友?“忠诚度测试”不仅是缺德

分类:热门

网传刘宪华将要回归《向往的生活》,嘉宾彭昱畅到底该何去何从
网传刘宪华将要回归《向往的生活》,嘉宾彭昱畅到底该何去何从

分类:娱乐

岁月静好
岁月静好

分类:美文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鼓励向贪污官员开枪:只要不打死就不会被起诉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鼓励向贪污官员开枪:只要不打死就不会被起诉

分类:热门

电信诈骗手段翻新,制作“安全防护”冒充北京警方APP
电信诈骗手段翻新,制作“安全防护”冒充北京警方APP

分类:热门

女孩更要爱自己,关于错过深爱自己的女孩的介绍
女孩更要爱自己,关于错过深爱自己的女孩的介绍

分类:美文

《在远方》、《孤城闭》、《三生三世枕上书》,十五部剧集贺中秋
《在远方》、《孤城闭》、《三生三世枕上书》,十五部剧集贺中秋

分类:娱乐

寻找 再续那四十一年前的脚印
寻找 再续那四十一年前的脚印

分类:美文

外媒:英国首相约翰逊驳斥欺骗女王指责
外媒:英国首相约翰逊驳斥欺骗女王指责

分类:热门

我和老刘有个约定,关于我深爱的老刘的介绍
我和老刘有个约定,关于我深爱的老刘的介绍

分类:美文

又逢腊八飘香时,关于又逢芒种到来时的介绍
又逢腊八飘香时,关于又逢芒种到来时的介绍

分类:美文

迈好人生第一步,勇往直前。敢在困难中坚持,才是好汉。能在绝望中挺住,定是雄才。
迈好人生第一步,勇往直前。敢在困难中坚持,才是好汉。能在绝望中挺住,定是雄才。

分类:美文

杨柳青青,关于杨柳青青江水平地点的介绍
杨柳青青,关于杨柳青青江水平地点的介绍

分类:美文

诛仙, 刘雯, 部分资源
诛仙, 刘雯, 部分资源

分类:娱乐

说话二十二戒,关于七十二重楼戒的介绍
说话二十二戒,关于七十二重楼戒的介绍

分类:美文

花炮——决赛:广西队胜北京队
花炮——决赛:广西队胜北京队

分类: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