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红尘中的飞沫(上)

红尘中的飞沫(上)

文章来源:美文

2020-01-14 23:31:05

507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1)

红尘中的飞沫(上)

邵闽/文

红蓼之夜,我倚在窗前。透过烟雾缭绕的黑幕,那首诠释着人生和爱情的歌曲《红尘滚滚》又飘在耳际。当岁月送我流沙满怀,空余惆怅时。或许,只能在漆黑的夜里,叹息一声,尽管已经落英缤纷。匆匆,二十多年过去了。

一切一切仿佛就是昨天,耳边仍旧回响着那首熟悉的歌,眼眸里依然晃动着静那苍白的脸。可是,静离去已经整整二十年。远山朦胧,年复一年,我总听见一个声音在喊我,年复一年地在喊我的名字。静,我的好友,你在哪儿?

今夜,秋雨斜斜,是否是静伤心的泪。轻轻地在心底呼唤着静的名字,如果静,你能听得见,请托晚风寄一丝长发给我,了却二十年来对你的挂念。

我最后见静的情景,如今依然历历在目!静凄然无助的神情,像不散的云雾一样,包裹着我的回忆。也许是那满腔的忿怨无处倾诉,久久不肯离去,对吗?我似乎在每一时每一刻,都会猛然看见静,站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二十年多前的今天,整整两个月的时间,国内多家报刊、杂志、电视台等不断地报道着黄继红(小名:静)的。一夜之间,她成了万人唾弃的恶妇,成了这个世界的罪人。

而我,一夜之间,失去了两个朋友。我曾经抱有的所有幻想,在一瞬间摔的粉碎!等到我终于把这个沉痛的事件同我的所有回忆,所有她的语言联系起来,终于让我看清了最后的静,看到了静所面对的那个绝望的世界,看到了人世间那么多隐藏在美丽幻想之后的残忍。

在她走后的一个月,我意外地收到了一张她生前自己照的最后一张照片。那天,她正好路过检验科,碰见在拍工作照,她便随意地坐在显微镜前,很自然地面对着镜头,拍下了这张照片。等照片洗出来时,她已经走了三个月了。现在,当我再看见这张照片时,直觉的恍若隔世,不知是梦睡还是梦醒!我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如今,她的照片、信,我都完好的保留着,如初地珍藏着那一段难忘的时光。那时我们离的多近啊。此刻面对旧物,人去楼空,忧然令我心酸痛楚。

她曾经是个温顺的猫,她怕受到伤害,她从来也不伤害小动物,更没有伤害过人。而这次,她却伤及一个无辜的儿童。报纸上说她是恶妇,我怎么也不能与文静、柔弱的她联系起来。她一贯的温和与宽容的胸襟,似乎离析成了一块块散在的白色固体。就像情感的余爱和余恨,虽然美丽却冰凉寒骨。那一刻,令我震惊,令我来不及思索,一切都依然来得那样猝不及防。我听见心底上一座圣殿催猝然坍塌的声音,看见一道闪亮的光,在纷扬的飞尘中,溘然逝去。

在她三十五年的人生旅途中,曾经有过一段明亮而美丽的梦,这个梦一直被她珍贵地捧在心灵最高的位置上。她也是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渴望爱情,幻想美好的生活。在漫长的岁月里,她一直在寻找,在等待。这又有什么错呢?她到底错在哪儿呢?我想,人们最终是会用善良的心去公正地对待她和他。现在,我还能为静做些什么呢?

无助无奈的悲哀,像小羊们齐刷刷的虎齿,啃尽了我心田的一片葱绿和明朗。我想起遥远的那个山坡上,一块薄如纱巾的童年,一载蓊郁的青春。风就是从那时开始吹过来的。

静是什么时候转到我们学校的,我不知道。那时我们学校是铁道兵第八师子弟学校,部队的子第学校如同军营一样,也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什么时候转走或什么时候转来一个新同学大家都习以为常。我认识静,是在一九七二年距现在二十八年的一个深秋。

而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的情形恍如昨日。当时,我们学校随铁八师驻扎在省万源县火车站旁边的山坡上。那年的秋天来的特别早,连绵不断的秋雨一下就是一个月,潮湿地空气凝固着,让人透不过气来。那个阴冷的下午,大约四点来钟。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云幕又是那样厚重,天已经开始暗淡下来。我们站在黄土坎上(我们住的那个山坡叫黄土坎)看见静和她的两个一个弟弟从坡的下面缓缓地向我们走来。她的每人举了一个花圈,她捧了一个裹着红布的木盒,她弟弟跟在他们后面,四个人的左臂上都裹着黑纱。她又瘦又小,无力地低着头,前面的刘海遮住了整个脸。

那时我们许多同学都聚在教室门口,纷纷传说他们的母亲刚刚去世。大家远远地注视着他们兄妹四人静静地着花圈。静是那么地瘦弱,她和弟弟跪在地上,一张一张地往火堆里续着纸钱,那一缕缕青烟犹如一缕缕思念,在空中袅袅,淡淡地随风逝去。

这之后的有一天,静来找我,使我非常意外。她高兴地拉着我的手拼命地摇。她谈起我的父亲,说是我父亲与她的母亲曾经在重庆医学院住院时,一直关心、照顾着他们兄妹,“你父亲总是和我们提起你,叫我一定来找你。”那天她的脸上淡淡地笑,说话柔柔地,两条小辫软软地垂在胸前。

静长的不漂亮,很一般的一个小女孩,只有她的文静深深地打动着你。我们就这样认识并熟悉起来。

那时,她和我们一样,常常穿着一件女式军上衣,那是当时最时髦的衣服。她面容安静而透着忧郁,说话声音不大却很有号召力,她很快就当上了初二年级的班长。这之后,我们常常在一起。一起唱歌、跳舞。有时就坐在那黄土坎上,听她用一种梦一般的语调,谈她童年的每一缕阳光,每一池清泉。她的目光幽远地凝望着远方,仿佛在望着一个别人所望不到的地方。有时候我想她的眼睛一定在注视着天堂中的母亲。但她从不和任何人谈及她的母亲,在我们相处的二十几年里,她从未提起过。在她母亲去世后的一个月,她便迎来了她的后母。当时的我,对她充满了深深的同情。

大家一直为他担心,不知道她是如何同后母周旋。那时的她,听无数人说后母的可怕,她成天提心吊胆地抱着母亲遗留给他们的“小箱子”战战兢兢地生怕后母抢了去。不久之后,听说后母做了流产,静突然发现这个后母与别人说的有所不同,心中非常感动。十二岁的她,放弃了看,亲自动手做了一碗馄饨端到了后母的床前。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2)

静小时候的照片,她那时候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啊。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3)

后排右一是静,右二是作者,照片摄于1973年万源县铁道兵第八师子弟学校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4)

前排中是静,后排中是作者。1974年春摄于万源县铁道兵第八师子弟学校。

初中到高中,我一直默默地同情她,帮助她。因此成了好朋友。和她在一起,一种莫名的忧伤总是深深地缠绕着我。幸福好象一直站在离她很远的地方,有些伤口我们不能碰,一碰就是锥心的痛。

在我上初三时,曾经去北京就读一年。分别的那段时间,我们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我还记得她的一封信是这样写的:“…提起往事,真是令人感叹。我不是教的崇拜者,但上帝赐给每个人的命运却是活生生的,现实的,毫不留情的。我看似幼稚的心饱经创伤,天真烂漫过早地从我的身边溜走。我从不敢谈什么命运,我只是一棵枯黄、焦燥的小草,随时都可能被踩在脚下,或被烈火燃烧,被风雨卷走。但她是倔强的,“饿死不要饭,冻死迎风站”你还有那令人赞叹的时刻,而我呢?历史的长河中就不曾跳跃过这样的浪花,从来都是旋涡里夹杂着暗礁,到处是提心吊胆的独木桥,我只是被命运拖着走的飞沫而已。”

谁能看出这是出自一个十四岁女孩的手笔呢?从那时起,她的心就像裹在坚硬的贝壳里,深陷于黑暗之中自伤自虐。那她柔弱的心灵总是被孤寂和哀愁所覆盖,就像一只在暮色中寻找归巢的飞鸟,茫然而惊恐的抖动着翅膀,在颠峰和低谷里上下的彷徨。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5)

后排中是静,右是作者。1976年摄于北京颐和园

三、

轻轻拨开缭绕的雾,幸福似乎在向她靠近。那年春天,我们携手走进了军营,又一起来到了宣传队。在那些夏日的黄昏,风柔时,骄阳变清了。花瓣在风中飞舞,琴声婉转低回。我们在田野,在瓜地,在解放牌军车上,斜阳映照着青春洋溢的脸,笑声洒下一路美丽的诗行。

我和静即是同学又是“老乡”就像一对孪生姐妹形影不离。还有李小欣、刘红岩和我俩经常聚在,我们心心相映。在一起说一起笑,说着一种属于我们自己的语言和故事,完全沉醉在童话一般的世界里,那么入迷和沉醉。我们彼此熟悉也彼此信任。在沉寂的日子里充满了希望,充满了快乐。我们的心灵上是一片彼此相连的净土。就像孩子抓住了一样新奇的玩具,紧紧地抓住我们这份友谊,谁也不忍释手。仿佛一松手,梦就醒了,自己只剩下两个空空的拳头。

宣传队结束后,我分到了特务连,静去了师医院,小欣、红岩去了通辽。虽然彼此分开了,我们用书信表达着彼此的友谊。并且经常通电话。静有时到特务连来看我,我们躲在赤峰火车站前的砖堆里啃香瓜。有时我去医院的驻地肉联厂看静,一起到院外的树林里一边散步一边谈心。我们两个人就像同病相怜的患友,互诉衷肠,分担彼此的痛苦,每次相聚都恋恋不舍。

回想起来,那段日子是多么平静和美好。在那珍贵的两年里,一切都还在,大家都在不远的地方,随时可以发出问候的信息,随时可以享受纯真的友谊。再后来,小欣调回了沈阳军区,红岩则回到锦州205医院,静随父母去了湖南长沙,我去了内蒙科尔沁大草原。

从那以后至今二十多年,我们四个人再也没有相聚过。到了八四年,静随离休的父母来到天津,我们又重逢在一起。

现在,却是这样,静没有了,我和小欣、红岩不仅隔着千山万水,还隔着了万水千山的静。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6)

后排右一是静 ,左一是刘红岩,前排左一,李小欣,右一是邵闽。1977年秋于本溪火车站

四、

“起初不经意的你”唤醒了“少年不经事的我”命运在寂静的夜伸出一只任意摆布的手。生命中的爱情就此在灵魂和灵魂的交流撞击中铺展开来。

我只想写静真实的一面,当然,我也会客观地去写我的另一个朋友—王盛贤。

王盛贤是天津警备区第八干休所的一名军医。他长的高大英俊,气质儒雅,为人和善,深得老的人心。在静的父亲患病的五年里,他一直尽心尽责地为其服务,随叫随到。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们从相识到相知、相爱、相怨、相恨,演绎了一场的人间悲剧。

由于她父亲的病,使静的心情低落,成天郁郁寡欢,自闭的她又不愿向人倾诉心中的烦闷。然而,王的出现,使静平静的生活一度出现了绚丽的光彩。她向王宣泄她的失落,她下意识地把王当成了拯救灵魂的良药了。

她变得开朗,喜形于色。她脱掉了几年一贯穿着的绿军装。有一次甚至买了许多的细碎花布,叫我帮她一起裁剪一条裙子。那花布就铺在地板上,我们一起拼着、剪着,一边设计着款式。那一刻,她的微笑是发自内心的,说话的语气特别轻松。我们跪在地板上,一边哼唱着当年我们在宣传队演唱的歌:

∣5 3 5 ∣ 2 3 1 ∣7 2 6 ∣5 - - ∣6 5 6 ∣1 2 3 ∣ 4 6 53 ∣2 - - ∣3 5 6 ∣ 1 76 5∣6 5 2 ∣4 – 6 ∣5 6 1 ∣5 3 52 ∣ 6 5 3 ∣1 - - ∣3 - - ∣2 – 6 ∣7 2 6 ∣5 - - ∣6 5 6 ∣ 1 2 3 ∣ 4 6 53 ∣ 2 - - ∣3 5 6 ∣1 76 5∣6 5 2∣4 – 6 ∣5 6 1∣5 35 2 ∣ 6 5 3 ∣1 - -∣

这首歌是我们宣传队队长作词作曲的,只有当年我们宣传队队员们才会唱。二十多年后,战友们天各一方,大多数人不知去向,连着我们的只有这首歌。所以,每次我和静在一起时,便会不由自主地唱起它。

花裙子一晚上就缝好了。第二天她穿着它去上班,骑着车,一路上满面春风,浑身上下洋溢着喜气。

那时她独身一个人生活,除了工作,便做各种小手工。静的手很巧,会编织各种各样的小手工艺品。有一阵她用玻璃丝编织各种水杯套。用一分钱纸币叠成菠萝和形态各异的小船。

她的生活突然有了阳光。其实,她有许多懂得她的朋友,她其实一点都不应该孤单。

而静却坠入了黑暗般的红尘,被爱恨所困,被情愁所笼罩。一切都在爱恨与分离中产生,一切又在分离与爱恨中结束。王盛贤的出现,使静的精神世界充实而绚烂,如诗如梦。但是,他的无情也粉碎了静恒星般闪光的精神世界,使她最终走向毁灭。

他把她牵进了梦想中的爱情却在不经意间又把她抛入了黑暗的深渊。当她以为自己已经得救的时候,这个心灵的岛屿,却忽然间沉入了茫茫大海。她怎会想到甜美的爱情突然会变成狰狞的恶夜,爱情的突然结束,就象噩梦一样使人遽然而醒,也使生命嘎然终止。在这红尘的喧嚣中,一切就像那深渊里的黑色使人沉没。情感的折磨和起伏跌宕的命运总在不断加深并体验着。畸形的爱情只能是短暂的却总也挡不住毁灭性的结果。

对静来说,黑暗和恐惧无尽的向她涌来,仿佛进入了漫长的黑夜。她的生命从那一刻起,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随风漂流。即使是活着,她的心也会终身流淌着殷红的鲜血。正是“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分易分,聚难聚,爱与恨的千古愁”

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静变得越来越不可捉摸,她很孤独,她特别怕孤独,但又讨厌别人走近她。她自伤自怜自语,忧伤沉默自闭。昨日还相悦相爱疯狂如痴,今天却坠入无底的深渊。她对生命对爱情的绝望,因绝望而渴望,又因渴望而绝望,就这样无休止地折磨自己,深陷于黑暗的红尘中不能自拔。失望至极的她只能栖息在黑暗的角落里,让所有的时光在痛苦里渐渐的流逝。

她开始频繁地外出,到各地去看望老同学、老战友。有一次,我突然接到她从打来的电话,她说:我没有跟家里人说我出什么,跟单位我请的是事假,谁也不知道什么去了。我心里很乱,只想一个人走走。她的内心太硬,太强,厚实的像一堵墙。她身伏着沉重地情感仿佛是走进了一个无边的沙漠。

在静出事之前约两个星期的一个下午。她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们又一次谈起过去在宣传队时的美好时光,谈起那些亲密无间的战友。那一刻,她柔和的目光从窗户望出去,好象穿过了时光隧道,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可是,当她转过头时,脸上却流露出不可掩饰的痛切心情,突然莫名其妙咬着牙根说了一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虽然对她和王的事,略知一二,但是为了尊重她,我不好深究。我想听她自己说:她和王之间,究竟是怎么回事?让她咬牙切齿地说这句话?然而,她还是没说。现在,我才明白,这敏感、羞怯、内向的心如何向人坦诉这爱情这人生之虚妄?

后来我们又谈起了人生,这个厚重的话题。她说,人活着有什么意思啊!成天吃了睡,睡了吃,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区别?

我也随着叹息到:是啊,再活十年、二十年也不过是多吃一些饭,多睡几年觉而已啊。

那天她还提到了死。在医院见的死亡多了,对于死已经麻木不仁。使我感到恐惧的,是她谈到死的那种淡漠的表情和神态。我下意识的想伸出手,紧紧抓住她,仿佛有种冥冥之中的东西,使我的心那样地惶恐和不安。因为我明白,心一旦陷入死的黑暗,那么它将蕴积起人生最可怕的毁灭。

在那个沉闷的下午,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困惑地望着她,随意地附合着她的话题。现在想起来,我的话无疑是在给她火上加油。那时候谁能知道呢?没有人知道。然而,这一切在今天似乎是全明白了。全明白,也全都晚了。

静是一个现实的女性,在人生中,她早已活得身首异处。她有她自己的悲剧。她外表冷淡高傲,灵魂却处于焦渴之中。爱情的骤然幻灭使她对人之为人产生了一种难以摆脱的绝望。她对虚幻中的现实和现实中的虚幻始终怀有深深的无奈但又抱着一丝丝的幻想。她的灵魂始终处于身心俱裂之中。

那天下午谈话的情景,长时间以来,一直在我的头脑中放着,我仔细回忆着那些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的对话,内心充满了悲哀。谈话后那段漫长的如冬季般冰冷的沉寂始终有让我无法缓释的紧张。

那个周末,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傍晚,快下班时,我去找静,她正在交,说要去外地几天。我拉着静说,出去几天交那么仔细干什么。她低头细数着铁盒里的体温计,说:也许要很久。我没有在意她的话,匆匆地走了。

因为那时只要静回家,便会帮我把儿子喝的牛奶带来,星期天晚上,我母亲问静,明天上班吗?走时别忘了带牛奶。静犹豫了片刻,说不一定,如果去我再拿。

然而,第二天,静没有上班,而是去了王月的学校。

这天是1993年5月29日上午,静携带装有硫酸的塑料瓶,骑自行车到了天津河西区陵水道小学,以王月的母亲出车祸的谎言,将正在上课的王月带离了学校。这时王月只有八岁,在上小学二年级,是王盛贤的独生儿子。

静先带着王月去了水上公园,在那里漫无目的地瞎转。到傍晚时,他们回到了小海地,又在双林农场的附近徘徊。那时她已经是一个心死了的人了,但是,我还可以看到当时的她,在内心是怎样的挣扎,思想是怎样激烈的斗争,这中间经历了十多个小时,换了几个地方,她还给孩子买面包、汽水,在这段时间里她始终犹豫不忍。一直到了次日凌晨1点,静骑车将王月又带回了陵水道小学附近,将硫酸到入大口玻璃罐头瓶内,哄骗王月洗脸,趁他不备将约500ml的硫酸泼洒在王月的头上。硫酸顺着孩子的面部往下流,所经之处泛起白烟,衣服被烧成了一缕一缕,裤子滑到了脚踝。受了惊吓和疼痛的孩子,拼了命地哭着、喊着冲到了大街的中央,被路过的大爷送到了第四医院。静丢了瓶子骑上车到了火车东站,后乘一辆大巴去了北京。

5月30日一早,上班的路上,我被静的所作所为惊呆了。我怎么也想不通啊。静是一个柔弱的女孩,她何以用如此刻毒的手段去对待这么与人无害刚刚八岁的男孩呢?而当时,我又怎么能弄的明白呢。

现在我才明白啊,爱情就象一朵美丽的花。可以让你上天堂,也可以让你下地狱。多少人不是爱,就是恨,反目为仇。没根没由的爱使人痴傻,有根有由的恨使人疯狂。

红尘中的飞沫(上)(图7)

静与战友在长沙铁道兵学院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红尘

《红尘》,雷丽个人专辑,雷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她是星海音乐学院的高材生,擅长音乐剧表演,年纪不大却在歌唱道路上有着丰富的历练。她曾在无数的音乐比赛中赢得大奖,再加上姓氏的谐音,业内经常会称她为乐坛的新擂主。这张《红尘》是雷丽的首张专辑,新京文特地为雷丽请来著名制作人李广平担当统筹制作。《红尘》收录了15首歌曲,容量超大。其中14首是翻唱曲目,重新编曲后,纯正的管弦乐伴奏配上雷丽优美完整的嗓音,令人耳目一新。原创作品《灵魂天堂》是雷丽与李广平初次合作的作品,也是当年令雷丽在歌唱大赛上连获五周“擂主”并一举成名的作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小程序

四月樱花醉如梦,关于醉生如梦什么意思的介绍
四月樱花醉如梦,关于醉生如梦什么意思的介绍

分类:美文

今年第二季,截至目前已放出了4集
今年第二季,截至目前已放出了4集

分类:娱乐

女人唯有气质永不衰落
女人唯有气质永不衰落

分类:美文

毫不犹豫跳水下河救人,送别英雄关腾飞
毫不犹豫跳水下河救人,送别英雄关腾飞

分类:热门

出道15年,三顺13年后再迎巅峰,配角离世,龙套医生逆袭成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出道15年,三顺13年后再迎巅峰,配角离世,龙套医生逆袭成德艺双馨的艺术家

分类:娱乐

伊能静在节目中总是和人吵架,对象便是蓝盈莹,伊能静再一次怼上杜华
伊能静在节目中总是和人吵架,对象便是蓝盈莹,伊能静再一次怼上杜华

分类:热门

伊能静,管好你自己吧!
伊能静,管好你自己吧!

分类:娱乐

而这次郑爽换上专业的芭蕾服后,看清她和素人老师全部都立起脚尖的腿之后,很多网友都表示再也不羡慕明星了
而这次郑爽换上专业的芭蕾服后,看清她和素人老师全部都立起脚尖的腿之后,很多网友都表示再也不羡慕明星了

分类:娱乐

黄婉秋因为刘三姐一战成名,自始至终的傅锦华都没有入镜
黄婉秋因为刘三姐一战成名,自始至终的傅锦华都没有入镜

分类:娱乐

另一封感谢信,关于写给自己的一封感谢信的介绍
另一封感谢信,关于写给自己的一封感谢信的介绍

分类:美文

最新研究,传播力增强了3-9倍
最新研究,传播力增强了3-9倍

分类:热门

关于闯入总督府的当事人身份,加媒,此人是加拿大预备役军人
关于闯入总督府的当事人身份,加媒,此人是加拿大预备役军人

分类:热门

古渡,古渡,多少成功人士的背后
古渡,古渡,多少成功人士的背后

分类:美文

美国“黑白”失业率差距达5年来最大
美国“黑白”失业率差距达5年来最大

分类:热门

李某欣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持铁锤对邓某坚进行伤害,茂名警方抓获4年前命案逃犯
李某欣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后持铁锤对邓某坚进行伤害,茂名警方抓获4年前命案逃犯

分类:热门

有暗示,陈小纭不肯给,海陆两句话说漏分手原因
有暗示,陈小纭不肯给,海陆两句话说漏分手原因

分类:热门

警方回应王珞丹寻鸭启示,偷走吉吉的人不知道,他不仅开出天猫店卖鸭月入20多万
警方回应王珞丹寻鸭启示,偷走吉吉的人不知道,他不仅开出天猫店卖鸭月入20多万

分类:热门

立马辞职并退休,不过却迟迟不去领奖
立马辞职并退休,不过却迟迟不去领奖

分类:热门

在槐花盛开的日子里
在槐花盛开的日子里

分类:美文

最近隐秘的角落迎来大结局,一个高智商的坏小孩,撰写了一部黑暗童话
最近隐秘的角落迎来大结局,一个高智商的坏小孩,撰写了一部黑暗童话

分类: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