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

文章来源:美文

2020-01-17 20:19:46

328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

过年了,回望故土,记得住乡愁

特 辑

投笔从戎半个世纪了,诗的灵魂还根植于故乡的土地…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2)

除夕夜,守岁的味道

因为奶奶跟着小叔一家生活

每逢年三十

我们都到小叔家守岁

小叔很能干

每年都能弄来一棵大树蔸

蛮气派地架在堂屋中央

生好旺好旺的火

哔哔剝剝,时而有火星炸响

惹出满堂笑声

大人忙着说一年积攒下来的话

我们小孩子家只顾着烤蚕豆,烤糍粑

很香很香的味道

让八十多岁的奶奶也馋嘴了

皱纹里蓄满对孙辈的慈爱

守岁,其实守着的是亲情

年的味道都融在亲情里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3)

看龙灯,热热闹闹的,这才叫过年

儿时的兴致

最稀罕最热闹的是看龙灯

吆嗬嗬、吆嗬嗬的呼声

唤醒此起彼伏的鞭炮

闹腾整个乡村

人欢犬奔

小孩子前呼后拥

这才叫“过年”

从前村转到后村

龙灯惊动了冬眠的土地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隔着山坡也能听到爆发的激情

送春帖的队伍

就该有这种阵势

呼啸着,奔跑着

向往一年的光景

现在过年看春晚

家乡的龙灯还在记忆里舞动

那些看龙灯的大人和发小

住在脑海里活着

欢乐的笑容仍历历在目

有的乡邻走了好多年

声气还耳熟难忘

留住乡愁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4)

老屋,居住着父恩母爱

过年了,回望故土

记得住乡愁,两眼含满泪水

我家的老屋在向北的村口

五十多年过去了

还是走不出此刻的记忆

那里居住着父恩母爱

有妈妈摇动蒲扇的声音

驱散叮咬我的夏蚊

有父亲捶打谷草的声音

迸溅的温度撵走了深冬的寒冷

月光从窗户里照进来

会在墙壁上绘出神秘的图案

逗引儿时的好奇心

屋漏留下一串串隆起的雨痕

可以刮下来当作自然赐予的痱子粉

夜半更深,偶尔会有蛇影窜近鼠穴

弄出“叽叽、叽叽”的惊慌

扰乱童年的梦…

这一切平平常常的片断

很亲切,人老了

仍然记忆犹新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5)

家乡的一场雪

我七岁那年

家乡的一场雪下得惊心动魄

三天三夜

雪从空中压下来

牛屋的顶梁“吱呀呀”就断了

牛角上挑起的一缕稻草

瞬间就冻成冰挂

牛几次想挣扎着站起来

又“扑嗵”跪倒在稻草铺上

颤颤巍巍地喘息

我看见父亲起身就跑

抓着自己的被子盖在牛身上

牛终是被暖过来

跟着父亲迈进了我家的披屋

那年,这头牛

就在我家的披屋里过冬

牛拴在父亲心尖上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6)

甜津津的丝茅针—白茅根

童年的记忆里

有丝茅针—白茅根的秀色

甜津津的滋味诱惑乡村的孩子

让我们不理会穷困的忧愁

不理会苍凉的童谣

田边地头

这种植物顶像我们的性格

春深得意时,无视土壤的贫瘠

总是蓬蓬勃勃地生长

繁茂的势头可以盖过一切野草

喜欢与嘴馋的乡娃子为伍

逢着谷雨时节,抽出嫩嫩的穗子

长长的绿叶细致地包裹成帷帐

没有一丝风尘玷污绿帐内的新娘

于是,好多好多的丝茅针

任凭我们灵巧的手

一根根采入衣兜

最是夏季白莹莹的丝茅根

湿润的口感就是我们嘴里的甘蔗

嚼出的味道沁入心底

几十年过去了

余味尚存

回望故土,那里的一草一木

已在梦里生根,牢牢地

长成不败的风景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7)

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

会开白花的地米菜

长在地头或田埂上的地米菜

不等花开的时候,已经蓄满雨后的笑容

邀我们一手握铲,一手提篮

春天里,忙个不停

绿油油的地米菜

追着雨脚生长的地米菜

蓬蓬勃勃地旺盛

村童似乎追赶不赢它的长势

四处撞着我们的视线

儿时不懂得大人的忧愁

只喜欢地米菜一棵棵跳进竹篮里

积攒成好多好多的快乐

男孩子、女孩子,疯在一起挖地米菜的情形

成为乡村的一道风景

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

我们走向田野

唱着节日的歌谣

真的,儿时的心境

这么容易满足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8)

夏天的云,夏夜的星空

骑在牛背上看云

夏天的云会变换出各式各样的模样

在记忆里诱发很多奇妙的故事

或是连着乡土的传说

或是牵扯到村野与粮食的趣闻

那时不知道有电视

只知道城里有皮影戏

天空被想象成宽阔的蓝幕布

云是白色的皮影

给我无边无际的快乐

夏夜,躺在竹床上看星星

很凉爽,很惬意

银河像要泻下来

星星幻如萤火虫在身边舞蹈

有时觉着整个星空罩着我

魂魄似在星海里神游

一种无我的境界油然而生

梦变得星光灿烂

让童年没有寂寥的感觉

童心会寻找栖居的自由

灵魂总愿守住这种乡愁

故乡的云景,故乡的星空

甚至具体到记住一个石臼

一口老井,一头牯牛,一棵乌桕树

一堵孤僻的土墙…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9)

端午节,想起家乡的菖蒲花

仲夏时节

菖蒲花就开了

一朵一朵,灿若黄金

而叶立如剑

守着满池风景

静静地沿着池畔散步

总有缕缕清芬

让我想起端午民俗

想起妈妈躬身水塘边

采摘菖蒲的模样

她的确像供神般虔诚

把菖蒲与艾蒿一起

插在门楣上防疫驱邪

从此,无论走到哪里

总有妈妈采摘的那种灵草

带着民俗和鄂州的故事

香在我的梦里

种植乡愁…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0)

恐惧感,刻在儿时的记忆里

夏夜,总爱围着大人

听一些讲鬼的故事

好奇心想认识那种陌生的领域

胆子却很小,真是毛骨悚然

不得不一步步挪动小板凳

使劲往人堆里挤

两只耳朵却不动声色

神态很专注

大人津津乐道

绘声绘色地加重恐怖的氛围

说鬼的故事

像在翻阅乡村沉闷的历史

天上的星光变得寒冷

驱蚊的艾蒿燃着暗火

一闪一闪

怪怕人

很多年后

我还在思考:大人为什么从容不迫

给儿童讲这些奇谲怪异的故事

从小熟悉与死亡相关的情节

或许,长大了

如此便可以经受严峻的磨砺

回访童年,恐惧已经化作神秘的敬畏

总想追问哲学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1)

秋天,我想在橘到达的空间停留

受命不迁,生南国兮。

深固难徙,更壹志兮。

橘颂屈原

橘子红了,红了

阳光用成熟的思想叙说秋天

我会想起屈子的《橘颂》

每个字都将爱注入一种植物的生命

橘实举着朝霞的颜色

表达对土地的忠诚

绿叶不惧寒露的侵袭

秋风里仍然唱着青春的歌谣

刺尖上写着独立的性格

冷霜只会镀亮它的锋芒

橘子红了,红了

我想在橘到达的空间停留

咀嚼乡愁的底蕴

遥望楚天

秋高气爽

白云下有我的故乡

老父亲圈起的篱园里

那棵满枝挂果的橘子树

还站在菜畦边

等我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2)

妈妈用乡音唤鸡群归笼

秋日,晚炊的时候

妈妈总是站在厨房外张望

“咕咕、咕咕”

辛勤地用乡音唤鸡群归笼还巢

还不时回转身瞅瞅灶塘

担心柴火停止哔哔剥剥的燃烧

厨房西北角就是村头

往北再没有人家

有的是一处放养鸡群的草坡

浅草丛里有蚱蜢、蚯蚓

收了翅膀歇息的小豆娘

还有好多不知名的虫子唧唧啾啾

早晨奔出笼子的鸡群

不愁一天的食粮

妈妈唤回鸡群,扎好笼子

晚饭就熟了。她会站在门外

喊我的乳名,一声紧,一声缓

很有耐性的声音

带着饭香,带着母爱

至今在我心里走动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3)

坐在桂花的芬芳里赏月

农历,八月十五

可以坐在桂花的芬芳里赏月

这种芬芳暗送幽香

香透我的灵魂

香透今夜的梦

几疑月宫的桂花

也会香透天宇

不用触碰桂枝

在故乡,只从树下轻捷地走过

就有如泉般涌动的芬芳

包围我,拥抱我

沾满衣衫的亲切

浸透每一次呼吸

浸透生命所有的感觉

难以忘怀

桂花,这是故乡的一个乳名

含着乡音乡愁乡情乡恋

住在我心里不走…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4)

听叶落归根的声音

就停在故乡的这棵老树下

静静地,听落叶的声音

唦吵的细语里有诗句与禅

召唤灵魂

轻轻地从遥远的地方归来

亲吻土地

真情感恩

有一种触动碰撞心弦

落叶知返

心上之秋是一本成熟的书

秋风读得懂里面的含义

最是落叶会意人生的履历

一叶一页,叙说喜忧情怨

该走的路无须绕道

回忆入世的第一次发声是啼哭

相信少年的烦恼不会伪装

不懂强说那个“愁”字

老了,更知落叶的情义

而成长的时候

总是努力向上攀援

向往阳光,天空

喜欢与路过的风一起舞蹈

一旦成熟

就知道或黄或红里

有一种回望

扯断羁绊,奋不顾身

还家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5)

初冬,黄金丫红了

我的老家称金樱子为“黄金丫”这种野果可以补肾虚,生津止咳…

初冬,少年时

跟着父亲上山砍柴

走很远很远的路

遇到的山风比柴刀还厉害

割得双颊生疼

那时不知道叫苦

只晓得母亲等柴草煮饭烧菜

灶塘不能断火

生活不能断炊

苦惯了,奔日子的意志

磨得比石头还硬

这个时节

山上的黄金丫红了

灿烂的颜色叫我心花怒放

摘一颗抺去毛剌

塞进嘴里能嚼出酸甜酸甜的味道

满口生津

山风再无法让我咳嗽

这时父亲会朝着我笑,说

你不是为砍柴来的

是为了这果子

六十年过去了

父亲在那座柴山上说笑的模样

连同黄金丫灿烂的颜色

还在我的记忆里明亮

叙说人生的经验

记住乡愁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6)

入冬,又到乌桕叶红时

在老家,乌桕树又称木籽树,其结实可榨油,皮与叶皆可入药,全身都是有益于人类之宝…

在家乡,入冬

又到乌桕叶红时

村头,水塘边

一树一树落霞的颜色

召唤归巢的喜鹊

啄食乌桕籽

母亲在树下捣衣

手里的棒棰落落起起

一声缓,一声紧

搅动一波一波的涟漪

乌桕树叶的倒影晃晃荡荡

满塘绿水比枫赤

入夜,伙伴们举着木籽灯

在村庄里热热闹闹地游戏

大人喊着“禁火”的呼声

压不住玩兴激发的淘气

乌桕红就像儿时不能丟失的魂魄

至今还烘热我的记忆

乌桕啊,举着一树一树火焰

暖冬,暖我的乡愁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7)

故乡像太阳一样温暖着我的回忆

离得越久

心尖尖越是翘首眺望那块土地

所有的酸甜苦辣

即便是村口的一树苦楝果

也会在回忆里嚼来嚼去

有滋有味

老了的眼睑已经含不住泪水

一滴一滴的牵挂

让游子举头望月

默默吟诵千里共婵娟的诗句

安慰灵魂…

总记得那年我五天高烧不退

村里没有医生

父母每天傍晚给我喊魂

从村野喊到床前

苍凉的喊声里

有父恩母爱

一种温暖涌进心里

多少年,我忘不了那次喊魂

真的,人老了恋故土乡情

故乡总像太阳一样

温暖我的回忆

过年了,回望故土,咀嚼乡愁的底蕴(图18)

李武兵简介:

曾用名李武斌,湖北武汉人,现居北京。1968年3月入伍,曾任职于铁道兵、总政群工部,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现代格律诗学会理事。著有诗集《三月梨花飞》《乡恋》《瑰宝集》《蓝色的恋情》《爱心之吻》《李武兵抒情诗选》上下册散文集《太阳鸟》其作品被选入《诗选•1949—1979》《青年诗选》《当代短诗选》《新时期军事文学精选-诗歌卷》《现代散文诗选》《中国散文诗选》等多家选本。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乡愁

《乡愁》是诗人余光中漂泊异乡,游弋于海外回归中国后所作的一首现代诗。诗歌表达对故乡,对祖国恋恋不舍的一份情怀。诗歌中更体现了诗人余光中期待中华民族早日统一的美好愿望。2015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雷佳演唱了由诗歌改编的歌曲《乡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