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文 心里却感到回老家的路从此便有些难走了

心里却感到回老家的路从此便有些难走了

文章来源:美文

2020-01-17 20:08:00

371

心里却感到回老家的路从此便有些难走了(图1)

爹平静地睡了一下午,我伸手摸摸他的鼻息,觉得气息全无的那一刻,我的心一下子就空了。姊妹三人守护了爹三个昼夜之后,爹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八十六岁的爹走后,我们和老家的联系就不再紧密了。爹活着的时候,总有许多回老家的理由。尽管在外面和朋友们喝酒的时间多于陪伴爹,但有爹站在村口迎接你回家,大清早送你到村口等车,老家总还算是自己的家。

把爹安葬完毕,三叔将们送出村口的时候,老泪纵横地说:你们要经常回来啊,有三叔在呢!每年的清明节、七月十五这些传统的上坟的日子和村子里一些亲朋娶儿聘妇时,我总会背着一个简单的包回老家去。给三叔三婶带几瓶酒几条烟,烟酒都是一般价位的,花不了几个钱。两位老总是数落着说,回自己的家,带这些干嘛?只要我们活着就有你的吃喝。三叔总是叮嘱出去到朋友家吃饭的我:少喝几杯,早点回来睡。我也总是应承着。可每次在我们喝的酒酣耳热的时候,三叔就来接我。他坐在凳子上,抽一支烟,暖暖地看着我喝完最后一杯酒,领着我回家。酒后睡在三婶烧的热乎乎的热炕上,铺盖着三婶拆洗的净净的粗布被褥,有时候竟然流下眼泪来。听着两位老人在身边的均匀的呼吸声,就仿佛父亲依旧活着一样让人舒坦。

早晨躺在被窝里睁开眼,看到的是三叔坐在板凳上拉着风箱,三婶在灶台上给我做我最喜欢吃的扯面片。洗漱完毕,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哨子面片,那种味道会让你觉得你活着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人。三叔喝几杯酒后就满面红光地和我讲村子里和他自己的故事,三婶抽一根烟,看着我和三叔笑。此时此刻,就觉得三叔三婶就是我的爹娘一样,就像三叔说的只要他们活着,我在老家就有了家。

三叔三婶先后去世之后,我最后一次走时,堂兄将我送到村口,叮嘱道:以后要常回来,村里还有我呢。我口上应承着,心里却感到回老家的路从此便有些难走了,我也第一次领略到了游子二字的酸涩。

照例会回家上坟的,却只有清明回去一次,其余都下楼去到马路边烧纸遥祭了。到最后只有添坟的年头清明才回去,三年中有个闰月年不能添坟也就不回去了,逐渐变成三年回两次了。回去也是中午在堂兄家吃顿饭,晚上住一宵,第二天天麻麻亮的时候很就打车离开村子。

前年堂兄的小儿子结婚,我和老伴特意回去一趟。坐在回村的中巴上,看着秋收后光秃秃的田野和暖暖的太阳,我和老伴的心情竟然有了小孩子一样的激动。一路上念叨着这个那个,不停的絮叨惹的车上的人不时地回头看我们,弄得怪不好意思的。回去后就觉得自己在村子里已经是陌生人了,过去喜欢在婚宴帮忙的夫妇俩,竟然找不到下手的地方,周围那些熟悉的嫂嫂们的客套,更让我们觉得自己已经成为客人了。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回老家,老伴便抽空东家西家走了个遍。

当堂兄再次将我俩送出村口时,我们竟然一度哽咽,这趟老家回的仿佛是生离死别一般。我借口村子里的羊肉好吃,便托堂兄每年给我买一只,仿佛硬是和老家增添了一点联系。每次吃羊肉的时候,或涮或炖都会是我和老伴回忆老家的时候,总是有许多故事和说不完的废话。在讲故事和说废话的档口,羊肉也变得的分外肥美可口。尽管每逢这样的时刻女儿总是皱眉,可从小娇惯女儿的我们,却一反常态地不顾女儿的感受继续乐此不疲。我们会想起院子里当年种植的菜蔬和父亲养的羊;我会想起我当年拔羊草和冬天看三哥给各家杀羊的那些事;有时候我还会想起三婶做的羊杂,想起三叔喝得红扑扑的脸。

如果是个暖阳高照的午后,我会重复地和老伴说我高考前,和父亲在大队部搭的高高的架子上用两米长的大锯锯木头,汗顺着脊背流到股沟里痒痒的难受,但难受也得忍着不敢乱动。生怕一个不小心,父子俩就会从架子上掉下来。我说阳光照射下,锯末在空中飞舞,就如蝴蝶一样美丽。老伴说我瞎吹,有那样好你为啥不继续锯木头而要参加高考呢?每逢老伴这样说的时候,我就住口沉默了。是呀,为什么不继续锯木头而要参加高考呢?于是就会想起那个寒冬迎着刺骨的西北风,骑个破自行车到公社参加高考的事来,也想起自己几年前写的那篇《四十年高考话得失》的文章来,心便有些怅然若失。

前天堂兄来电话说羊买上了,你啥时候回来啥时候宰杀。激动地告诉老伴后,顺便说以后每年是否一并在老家买些小米和淀粉带回来呢?老伴说一样的东西这里也有,何必劳烦人家二哥呢。我不再作声,心里愤愤地想,妇道人家啥也不懂,那小米淀粉能和市场卖的一样吗?那里边有着浓浓的老家的味道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老伴

老伴:老年夫妻相互之间的称谓。

堂兄

堂兄是中国当今较常用的亲属称谓词之一。父亲兄弟之子而年长于己者称之为堂兄(属于亲堂兄)。直呼面称(当面称呼堂兄本人)时,有的地方笼统地称为“哥”,但血缘上有隔代。祖父的兄弟的孙子,是自己的远堂兄弟。”堂兄广义“可以泛指亲堂兄和远堂兄弟。

最后一个知青 我和我的指导员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