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五六中桌中总有几个人倒下 老人、女人、孩子们吃毕后并不着急回家

五六中桌中总有几个人倒下 老人、女人、孩子们吃毕后并不着急回家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5 10:36:33

235

东边泛起鱼肚白,那是清晨,第一缕曙光驱散了与山依依不饶的残雾,于是这个山野中的世外桃源迎来了新的一天!农庄的酒店早已在洗菜盆满瓢满,准备好食材迎接各地的游人!大锅煮饭大锅煮菜,原汁原味,一派农家景象,务实淳朴。大厅一共停放八张古色古香的香樟打的八仙桌,那樟木毫不吝啬的把清香灌入空气,灌入您的鼻中!

前不久,枫打来电话说山里建教学校了,孩子们很高兴。冬天的时候,孩子们会在窗玻璃上呵气写字,画画。雪儿病好多了,这些时她一直带病写稿子,想多挣些钱给孩子们办图书。

数学结束后,直觉告诉我,出门的孩子们情绪低落,有些烦躁,还有孩子抱着家长大哭。我简单的想,可能是天气太热了,让孩子们难受,又或者空调把孩子吹感冒了,所以哭。

我渐渐地尝试去接纳第一个人、事、物,然后逐步地认知周遭的一切,也不着急给予评价,或者否认、厌恶,客观存在的事物(包括人)。事物的存在,若是牵扯到你的个人喜恶,文学的渲染也很容易会带你走入极端。

事态急与缓,放慢脚下‘裹’,如释千万结、如卸百万货。

阳春三月,风和日丽的日子,中午放学,女孩子们最好玩的事就是在篱笆边、菜花丛里捕蝴蝶,而男孩子们乐此不疲的事就是捉蜜蜂。捉蜜蜂不是在菜花丛里,而是在屋前屋后外面的土墙壁上。蜜蜂采完花粉后,在土墙壁前飞来飞去,在壁上找到一个小眼孔后,钻了进去,也许把洞孔当作卵巢在里面产卵、酿蜜吧。

老人不由怔了一下,他知道这个女人一定急需这份工作。脑海里闪过德瑞修车时脏兮兮的样子,老人挼了挼下巴,对女人说:“你愿意在这样的天气下等这么久,可敬。你可以和我一进去参加动员大会了。”

华山松长成了大树,成了一片绿洲,老人也老了。七十多岁的老人身板儿虽然硬朗,然而在河坡上、山梁下行走终有不便。不时有人关顾这片绿洲,盗走几颗松树,说是去做房屋,老人最开始没有说什么,可如是了好多次,老人看见了就要告诫盗树人;没有看见的时候,大树被盗了,老人就凝望着被砍伐以后留下的树兜,眼睛潮润,浑浊的眼泪涌了出来。没几天,老人的头发花白,像雨后初霁从清江飘起的雾。老人站在山梁上那块岩石上,任凭湿漉漉的雾漂浮,打湿了睫毛。

坐上车,便被要求系上安全带。司机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随行的是个三十四岁的女人。女人穿着深黑色毛大衣,胳膊上挎着一个灰黑色皮包。她靠在客车的扶手上,朝着车内的人叫喊:“都拴好安全带,全都要拴好,这个是要罚款的呢,大意不得。”她用的是重庆话,我基本能听懂是什么意思。后排一个老人坐下,找了半天没找到安全带,就说没有。

体育活动,我们体会到孩子们的活泼可爱;朗朗的书声,我们感受到孩子们求知的欲望。时间不停地流逝,而精彩还在继续……

小城里有一道街,名曰“小吃街”虽然叫“小吃街”其实吃的店家并不是很多。有服装店,什么贵人鸟,森马,361°。我记忆深刻的是一家米线店。自打我从温州回来就没能享受过米线的美味,这家店是回来后的第一家,而且做的不错。不过自从我上了高中以后就很少去了。时间的限制总会让青春少些乐趣。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