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进了大厅 就看见两兄弟的哥哥

进了大厅 就看见两兄弟的哥哥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5 12:55:37

105

“嘿,你也在这里啊?”他意外的一回头,就看见她迎面而来。

中国人吃饭,讲究地方,酒楼宾馆要有名气,雅间要讲究豪华,田野山庄要有山水气息。美国人吃饭一般不讲究这些,酒楼宾馆一般也少有雅间,大家都坐在大厅里,你瞧我见的。

又是栗子飘香的季节,站在老家光洁的石阶上,隔条小河看过去,就看见了四娘家那两棵高大粗壮的栗子树,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上面一些圆圆的果实。

有人说兄弟是这辈子最大的依靠,我不以为然,人生下来就是孤独的,没有人可以陪你走完一辈子,哪怕你媳妇也不行,更何况一个有家室,有父母的哥们呢,所谓的兄弟,不过是更重要的朋友吧,在家人和兄弟面前,你会选择哪一个,呵呵,兄弟们也不会把你看的多重要,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事知道就行,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别人都看的懂,只不过不想说出来,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看透不说透,还是好朋友,当然在如今这个社会,兄弟是有难帮一把,朋友就是相互利用,的确是这样,交朋友总会是有目的的,这样不算贱人,毕竟多条朋友多条路,谁都懂……

在长水机场,看到空旷的大厅中孤单单的你,背着包,怀里抱着两束花。在寒风中张望,一身帅帅的西服,竟也感动。

通过阅读,她找到了自己的生存观点,通过思考,她给自己两年以来的“精神行走”写下结语,寻获生命的意义所在: “活在当下,就是爱在当下。就是站起来,走出去,说出声音,写出字,看见别人——就看见自己。把有限当无限活,才能活出‘永恒’的可能。要把死送走,要让‘死’活下去。”

盼望着天晴,天一晴就可以与叶兄去龙山爬山、散步。说是爬山,其实这山只有几十米高。在炎热的天气下,很少有人在那儿玩。记得几天前,难得有几天天热而晴的日子。我们在山上,叶兄的儿子来电话,叶兄告诉他,我们在山上,叶兄的儿子说,你们二个神经病,这么热的天有谁会去山上?

我有幸跟来兄鉴定了几座山脉,也深为佩服来兄的风水学功底,往往见到“好地”,好山,来兄两眼会闪光,甚至耳朵也会直棱那么一点,拉长了音调,“哦,好地……,这,这,这个是…好地”,来兄原本有些口吃。然后逐条分析好处在哪,脉在哪,气在哪,出文官还是武将,抑或亿万富翁,斩钉截铁的样子,好像那个虚拟的大人物就站在前方的不远处,吟吟笑着。其他人也就随声附和,或偶有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判断“好地”究竟的位置。来兄会拿起望远镜,像指挥作战的将军,定睛细看,然后一拍大腿,“肯定是那一块”,手指向那片显得更加葱郁茂密的圆山顶。“那应该是”,众人异口同声。

向父母一番问候并说明此行原委后,我便打量着刚才一进门就看见的置放于厅堂中央的盆栽花卉,有米兰、君子兰、海棠、扶桑和兰花等。其中的兰花大约近30盆,苗叶蓬勃,郁郁葱葱。

当你无拘无束地在园子里漫步,你本来什么事都不具备。只是单纯地散步而已。你走着走着,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丛花,那些花非常鲜艳,非常耀目,一看见那些花,它们霎那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