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第二天早上 那个员工很早起床去挖煤了

第二天早上 那个员工很早起床去挖煤了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5 15:24:20

177

我与女友刚刚认识不久,她的工作单位组织职工去北山挖宝,我也跟了去。

我的孩提时代一直是在家乡度过,在那里留下了我和伙伴们的美好回忆。那时作为孩子的我们当然最喜欢的就是春节,我们可以很早起床穿上自己的新衣裳和伙伴们去村里面拿着火柴去捡没有燃烧的炮仗,脸冻得通红却浑然不知冷。和大人们去拜年肯定会把瓜子,花生,糖果装的满口袋都是。

第二天,我在旅馆醒来,听到外面传来一段对白。

那时,“厨子”又被称做火夫。意思就是专管烧火做饭的人。烧火这活看起来容易,干起来并不简单。把劈柴点着,把火烧旺并不容易。人心要实,火心要虚,烧火时要把劈柴横竖架起来,留出火心,用松明等引火柴在火心下方点燃才能着好着旺。下雨天,淋湿的木柴更难点燃。因为常年烧柴禾,家家户户的伙房不仅房顶熏得黑黢黢的,就是四壁也是熏得黑明。连头顶的电灯泡,都笼罩着一层黑色的油烟。亮着灯的时候,整个厨房间泛着昏暗的黄色。改革开放之后,农村的生活条件日益好转。农村也开始烧煤了。只是那时除了灶台外又多了个用泥或土坯垒的墩子火。因而各家各户伙房里又多了一样东西被称作火箸。火箸通常是用十六圆的钢筋做成的米把长的前面是锥形、后面是半圆形能手握住的火具,用来捣煤通炉子。说起火箸让我想起一句歇后语“烧窑师傅掂火箸——倒霉(捣煤)”。那时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虽然也烧煤,但多是为了一日三餐。奶奶、父亲或母亲每天早上起床后先进灶房,用火箸在炉子里捣几下,之后用舀子往锅里添水,开始做饭。饭做好后,父亲开始铲一些煤土和煤。(和煤也有讲究,主要的是煤土和煤的比例,煤土小了,不锈渣。煤土大了煤着得不旺。)煤土是一种不同于黄沙土的胶泥土,家家户户所烧的煤是煤面和粘土加水搅拌而成的煤泥。煤和好后铲几锨把炉子封了。等我们吃罢饭后,又开始在锅台上烧水汊猪食。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等我们都长大了,我们也会帮着父母奶奶和煤。只是我,一说和煤我就害怕了,因为和煤也是很累的活儿。

第二天早上搭车回丽江。黎明老君山国家地质公园的行程就算结束了。而那些我想着要去的,比如观音峡,就在明天抵达。一切都是行程,因为没有彼岸。

第四天早上9点25分,下葬的时间到了,我和哥哥都泪流不止地将一块块石头投向母亲黑漆漆的棺材,转眼间,母亲的棺材就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那个仁慈的母亲,那个拖着病体还在为我们的生计奔波的母亲,那个不舍离去的母亲,从此就这样阴阳相隔了。

他是卖什么的呢,小叶紫檀。还有他怎么加到代理的呢。很简单,全部主动加。他的三个员工都有底薪,而且加一个人给一块钱。因为高工资,每天员工就拼了命一直加。

想想也是,比如苹果手机。我们买来。功能只会一点点。但是要是让苹果的那个员工来写苹果怎么使用。那么这个世界真的变了。太多人会去买了,会发现,原来有这么多功能。

第二天早上,有时自然醒,有时偶尔要叫她起床。洗漱、梳头后,就背上书包上学了。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