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书本的封面为紫色 紫色属于贵族色彩

书本的封面为紫色 紫色属于贵族色彩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5 18:12:35

451

我想烂熳的彩夕在天边,红潮微漾,那是我向往的。

我喜欢每一个顶着露珠的早晨,也爱每一个流光溢彩的黄昏。

在那些杂草的眼里,也许这个秋天就是一把无情的自然之刀,所到之处,寸草不留。但庆幸的是,它们毫发未伤,只是皮肉在秋意的拷打下呈现出死亡之色。与其称之为死亡之色,不如美其名曰寂寞之色——淡淡的黄,悠悠的绿,这不正是这个季节赋予我们的颜色吗?虽不鲜艳,但足以渲染整个世界。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我选择埋头书海,畅游题海,与书本亲密无间。

万美之中秋为最。又是一年深秋至,我的心便窃窃地喜,暗暗地欢。藏在大山褶皱里的小坑,又将浓妆盛彩,发出诗意的请柬。

把孤单的思念在夜中点点涂抹,直至有一滴紫色的泪在眼角滑落,滴在清瘦的玻璃瓶中,滋润了摇曳的紫色花瓣,映着春风秋月的缠绵。一枝缕缕凝香的花影,一脉千娇百媚的风情,一场隔世离空的孚恋,似水绸绵,若兰缱绻,涟漪着流年岁月的锦瑟无边。

心为之悚,众书见我如见仇雠,或唾口水。或投酸墨,纷纷扑将过来,我大惊而醒,汗已涔涔,枕畔一本红楼,封面上佳人怒目,泪水莹莹。

文人雅士们烹雪煮茗,乡下的父老乡亲们燃起塘火,孩子们堆雪人,打雪仗,少男少女们在雪野里踏雪留影,恋人们携手舞雪。一色的白屋顶,一色的白的山坡,一色的白的田野。青绿黄橙的树叶都结满冰渣,大树小树都穿上了雪袄,屋檐结着长长的冰凌,雪越积越厚,踩上去咯吱咯吱作响。到处都粉雕玉砌,玉树琼枝,只是小河还是那么青绿可爱,隐隐冒着热气。

至于白色跟紫色的油菜,家乡方言里多称之为鱼菜。鱼爱吃油菜,更爱吃白色与紫色的油菜,于是早在许多年前,家乡的养鱼人便将紫白色的油菜引来种植,待到油菜长大便将其割了剁成小粒,撒进鱼塘里喂鱼。是以,白紫色的油菜在我的家乡总被称作鱼菜。时至今日,家乡已无人养鱼,紫白色油菜花的“鱼菜”之名却也依旧留存着。

麦子黄了,小伙伴们争先恐后地把一根根麦秆儿插进洗衣粉水中,农家院落顿时便吐纳着一个个美丽的七彩童话。

听见书本丢落地上的声音,我坐正了身姿,一旁的男子弯腰捡起了《零度叙述》,递给我,微笑着,并不说话。他的另一只手里握着一本杂志,我笑着问,什么杂志?他把杂志的封面摊开,我看到上面有“心理”字样。他说,这是一本女性阅读月刊,我是心理医生,什么书都要看。我说,能借我读吗?他说,可以。

色把近点和远点连接成水天一色,月辉和着波纹推荡着水草

大凡爱书之人,都会惜书如命。记得在我读小学二年级时,一位亲戚家的小孩把我的语文教材撕了一张,我当时还伤心地哭了一场。其实那小孩只是撕了书本后面的一页生字表而已,那些被撕掉的生字,在课文中也能找到。可我就是心疼,总觉得那书被撕掉了一页,就会变得残缺,爱惜书本之心大概就是从那时开始的吧。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