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最容易忘记喂的是大河边我家竹园旁边的木瓜树

最容易忘记喂的是大河边我家竹园旁边的木瓜树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6 07:31:21

257

“喂--喂--喂!是哪里?”没精打采问起对方。

从那之后,路过这里,我都会下意识再去寻找它的踪影,在这树林深处,有几处为猫咪搭建的小房屋,旁边还有猫粮和干净的水,渐渐地周围的流浪猫开始在这安定地生活下去。与其他的绿植相比,这里多了几丝生命的活力,现在不知从那里来的鸽子也在这安了家,常常在大片草坪中东躲西藏,后来人们也在某些角落,为它们准备了些许食物,现在这里风景依旧秀丽,有了它们的参与,更觉得多了几丝自然温情。

村东边的竹园早就没有了,现在村里的娃们已不知竹园里的乐趣---夏天可以在里面找“小草莓”吃,大一点的孩子说不敢吃,因为凡是红红的果实都被各种蛇嘴含过了,吃了会染上蛇毒的,胆子大的吃了也没什么异样,于是也就都吃了起来。秋天在竹园里捉迷藏再有趣不过了,密密麻麻的竹子淹没了孩子们那娇小的身躯,我们尽情的穿梭在竹林间,咯咯笑声,竹叶萧萧,此时这里便是我们流连忘返的乐园。冬天不用进竹园,一阵风吹来,远远望去那随风起伏缠绵的竹浪和天上悠悠的白云相互映衬着便让你陶醉了,更不要说有时运气好,还能抓到从竹林里窜出来的野兔了。

青春是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它不以年龄为界限,每个人都拥有它。青春是一种积极的心态,是一种向上的姿态,是一种在线的状态。

大人放工的暑期中午时间,听过中饭,也多来竹园纳凉。

汇集杂粮的腊八饭,在家乡是给辛苦一年挂果核桃树喂的饭。单从这点看,腊八粥就赋予了感恩的意义,家乡人尤其注重。年复一年的今天,从不曾忘记。

“千万不要忘记给蝈蝈喂葱皮。”我给妈妈交代好,然后就飞快地跑下楼,找别的同学去玩。那时候我就一个想法,就是想把我有一只叫的很好很好听的蝈蝈告诉小伙伴们都知道。

在两条大河之间,在你曾经歇息的 乡村客栈,我终于听到了 一种声音:磅礴,结实又沉稳 有如茁壮的牡丹迟开于长安 在一个晦暗的时代 你是唯一的灵魂

记得那时家里住的是平房,前院里,一进门就是一块大黑板,我时常在黑板上写字,教洋娃娃读,我们那时吃的最多的就是南瓜,土豆,休闲零食却很丰富,时常会有一筐瓜子,松子,榛子摆在我的面前,让我过了把瘾。到现在为止,我仍喜欢松子,榛子,长这么大仍不会忘记它们,仍想着它的美味。

人生的路,选择行走于竹园幽径的素淡,绿草萋萋,凝露的滋润,青苔凉薄了心怀,青石板台阶悠长,悠长。

向西,我很少去。初中时期,去过同学家玩,那时是搭的轮船去的,几分钟就到刘家了。也有时,十几个朋友撑船去看露天电影。工作以后,也曾坐轮船去过刘万春家,那还是初恋失恋以后呢。还有一次,记得好像在梦中去过西边。依稀记得,那一场梦是在努力追赶西方的通红的落日,一直追了不知道多远,眼前突然出现落山的红日、宝塔山和延河水,宝塔山巍峨高耸,旁边有红彤彤的太阳,延河水红红的,荡漾着。那无疑是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当时的教材上就有红日照耀下的延安的巍峨的宝塔山和流水潺潺的延河。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