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深山林际旧时家 六月纷开细碎花

深山林际旧时家 六月纷开细碎花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6 07:23:16

188

最是六月晨风里,起个早吧,亲爱的你!

“一抹又染层林处,烟雨绉绉漫秋来”。深秋丝丝的细雨,随风飘摇,扬洒在红尘的个个角落。尽情地,散落在幽幽的山林,溪边枝叶草间,似清雾,如烟。又类似一抹淡妆,暄染,点然着寂静山林的深处。

《六月思绪》,袭扰了作家的文笔把握,尺度精到,她好像看到了六月,其纷飞思绪,将那种深切到灵魂、到骨髓的颤抖,把她拽入一个领地,不得不说,有时我写散文,也有这种意象,让散文,穿破渺茫,一瞬间,蹦跳舞蹈,倏然成文。

悠然漫步于蜿蜒曲折的山林小路,一览山林的万般风情,领略山林静谧安祥的神韵,我的灵魂此刻和山林如此的贴近,我的血液澎湃着山林迷人的气息。

二零一四年六月四日于成都 竹鸿初笔

六月,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诗云:長白积雪六月天,天池冰容露惺眼;

让每一个日子都沾染花香,每段时光都温润如玉。脚踏着满地金黄的细碎花瓣,感受那清风摇落的花瓣雨。心中有爱,每分每秒,都弥漫着相思,沉醉在迷离的梦境里。人生有梦,真好!有欢欣,有希望,有牵挂,有满怀的爱,绵绵的情,连空气里都是幸福的香味。轻轻回眸,天高云淡,阳光灿烂。

春去春必回,一切都未尽。一如这六月,走了阳历六月,还有农历六月,而且不止一个。今年的六月这么多,是不是也寓意着希望常在呢?

六月,本就是一个阴晴不定的日子,让人不得不走走停停,兜兜转转。而六月,对我来说,更是一个让我感动的月份。因为六月藏了一场最美的初见,因为太多的故事开始在了六月,也因为太多的记忆风干在了六月。

石头,坚硬无比,菱角如刃,也可光滑圆润,也可奇异怪状。或独立于深山林里,或寄居城市凉亭小院,或雕刻变化万千,或深藏奇石库房。每一块石头都是一份生命的代表,它坚韧不屈,不为身在富贵而骄傲自满,不为身在穷乡僻壤而抱怨不安,这是一种难得的豁达,是一种千年的修养。

勿忘,到了季节的那个时辰,当雾撩绕过你的心,就会一次次拨弄着你的脚步一定走进去,一并堕落进那雾茫茫的山林中,完全的自愿陷入,甘心情愿为其欢喜。南方的冬天是多雾的,常将能见度降低到几米的距离,让人妄不敢踏足进入,除非你就是那山中之人,便是在雾中混熟了的那个。但雾总归是雾,不是霾,所以完全不用担心那样的雾,那是山谷向山林挥洒的依恋,是想以秒的速度,赶在太阳没出来之前,飘移着完全投入山林的怀抱,只要不是赶着时间,走走停停是惬意,挥挥洒洒也自如。

莫非是深山老林里女人进城来了?不经常吃西瓜,竟然身上背着一块西瓜,随时随地吃起来?

清晨,天空碧蓝如絮,在这幽暗的时候,山林中的村子,就像一个静谧的少女一样,美丽动人,祥和温润。

我不会轻易开口,但开口就不会轻易放下,我向往深山隐士,可放不下你。纵使是凄风苦雨,也不会离妳而去。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