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席间 大家开怀畅饮叙谈甚欢

席间 大家开怀畅饮叙谈甚欢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6 08:33:11

558

同是天涯沦落人,钱谦益在政治上郁郁不得志,一来二去后,他视她为红颜知己,为她建造了“我闻室”,取自《佛地经论》中“如是我闻”一词。钱谦益欲迎娶柳如是,钱谦益年长柳如是三十六岁,展开了一段忘年恋。当时的妓女出嫁都是深夜悄行,她不甘心,钱谦益很尊重她,以匹嫡之礼在白日迎娶了她。婚后两人居住于绛云楼,里面藏书丰富,两人谈诗甚欢。后来钱谦益重新被起用,官至尚书,柳如是成为了尚书夫人。

一路前行,风尘扑面而来,与发丝缠绵,溜进衣襟,难分难舍;激情中夹杂着累与困,可心中既定了奋斗的目标,收集信息的热情不减,队友的相互扶持、开怀,沉重的步伐也在悄然前行。是呀,在调研的路上,惊喜与乏味同在,但在一路的求索中,感激所见所闻,即便大风越恨,泥浆再纠缠,只要大家目标一致,只要大家一起同甘共苦,长路泥泞又如何;即便深一脚,浅一脚,两行黄泥脚印挂后头,可回头看我们走过的路,心里却是如此的满足、开心,足以令我们消解满腔的烦闷,何乐而不有!

(2018年10月5日晚)nn午酒未醒已黄昏,n迎着夕阳又寻欢;n穿街过巷人来往,n大道尽头是酒庄。nnn老友相约江边聚,n江边风景换新颜;n两岸秀色望不尽,n天下最美是故乡!nnn时光匆匆人已老,n见面仍须二锅头;n举杯畅饮开心酒,n只为昔日曾同袍。nnn推杯换盏多感慨,n旧事新遭说不完;n最喜小儿不安事,n得到好吃满地欢!n……n图片发自简书appn图片发自简书appn图片发自简书app

“通宵酒,啊.....捧金樽,多亏力士殷勤奉啊(启娘娘,人生在世)人生在世如春梦。(你且自开怀吧)且自开怀饮几盅......”

所有人都开怀大笑,笑声穿过白雪,穿过云层,穿过天际,笑声醉了山,醉了水,醉了我热恋的故乡。

写下此文,心情澎湃,缘自今早看到有的群里对转发此类文章的各种言论。抒浅识拙见,与群友共享。打扰见谅!若有人共鸣,甚慰!

一路风尘,到达泽雅已是黄昏。福态微黑的伯母在门口热情地招呼我们进屋、洗脸、小坐。原来,同桌家在景区开旅舍,楼上楼下,房间众多。有吃有住有山有水有风景有热情好客的长辈,夫复何求!是夜,男生们开怀畅饮,酩酊大醉,个个目如鱼眼,醉话如将死之鱼吐泡泡。女生们稍为矜持,喝得较少。室友梁海怀嘻皮笑脸地嘲笑女生,如何不济,怎样差劲。辣姐周小红火了,拎着啤酒瓶叫嚣着要 “血拼到底”。众女生群情激昂,梁海怀见犯众怒,赶紧逃之夭夭。女生们不顾淑女形象,大喊大嚷一路追杀,仿佛群猫捕鼠。梁海怀如丧家之犬逃来窜去,不幸在屋外被堵截,逃无可逃,只好与周小红对阵。一男一女,喝得豪气直冲云霄。装到再也装不下了,只听“哇哇”两声,满腹啤酒化作人口飞瀑喷涌而出,大伙先是一愣继而狂笑。最终,周小红被女伴抬回房间,梁海怀扶墙蹒跚学步,大伙儿又是一阵大笑。夜渐深,酒未尽,人越喝越少,只剩下老大谢帆依然不紧不慢,眨巴着惺忪醉眼,跟几个酒徒吹天侃地……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