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夜半 梦醒时又听到了奔腾的雨声

夜半 梦醒时又听到了奔腾的雨声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6 09:49:39

807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痛了多久,就在接触梦的一刹那所有都停了,再次听到了那个声音——静!

我爱夏季,更爱夏季变化莫测的雨,就如时而轻柔婉转、时而万马奔腾的琴音,就让这多雨的夏季陪我告别激荡的时光吧。

家乡秋天的风似乎与别处不同,风挟裹着环绕在山间的清新空气,刮向村庄,使人感到了特别的凉爽、舒适,此时感受到的是秋高气爽。秋天的风刮在玉米叶上,听到“嗖嗖”的声音,刮在苹果树叶上,又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秋天多细雨缠绵,淅淅沥沥。秋天的细雨滴在玉米叶上,听到的是“沙沙”的声音,滴落在苹果树叶上,又听到了“刷啦刷啦”的声音。秋天的风雨给家乡带来了美妙的景致。

在泰戈尔的休息室内,我似乎又听到了这位文学大师有过的爱情故事,看到了他的生活原来就是这样的动人,难忘的,多彩的,幻想着的和坎坷的诗篇。“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失去了的才最刻骨铭心。”这就是最好的记录。

我一直坚持着那个未做完的梦,也许梦醒了我会泪流,也许梦醒了我会心碎,至少,未醒的梦是那么甜美,原谅我——学不会放弃!

当我播种下那一粒粒种子,已然开始做好静待花开的准备,仿佛听到了薄土下面它奋力挣脱生长筋骨的声音,又似乎看到了屋前院后它节节攀高、傲娇绽放的画面……

半夜,时而能听到隐鼠轻轻磨牙声,想必的是进入中年,思索日盛,以至半夜总是惊醒了。记得孩童时父母常说睡着了雷都打不醒,抱去丢在水里也怕不会醒。长大了瞌睡少了,就能听见深夜里的各种细微的声音。在噪声充斥的日子,有时醒来倾听小动物,幼小的心灵的心声何尝不是静心养神之举。有时,孩子半夜说梦话,也能听之,看看孩子的内心世界。

春夏之交,花木正盛。雾霾散去,天蓝水澄。宝鸡文坛,又添新景。一抹红霓,感恩真情。浩瀚云林,苦心经营。甘于寂寞,夜半青灯。手在键盘,思绪沸腾。人中贤哲,文笔天成。诗词散杂,题材全能。与日争时,不负今生。终于实现,作家之梦,个中酸甜,内心自明。俱已往矣,消停消停。

谁还忘不了承诺,梦醒夜半,独登高楼,只盼在秋水后能望见你的容颜。

昨日的清风拂袖而过,没有做任何告别的挽留,也走过了东、南、西、北风,又停在了冬。昨夜的梦醒了,再作留心头,也不过是一场烟花空烙过后,冥冥之处注定无法寻找与回收。

一个人的小院度过了我的许多的美好时光。我就是在这个小院中学会坚强,学会伪装。我习惯了小院的阳光,习惯了小院残缺的半面围墙。此刻的我正在小院中消磨时光,我侧耳倾听,听到了许多年前自己在小院中洒下的笑语欢声,听到了父亲严厉的呵斥,听到了母亲亲切的呼喊,我仔细的捕捉一切细微的声响,终于在一个狭窄的角落我听到了一个细微的声响,仔细分辨后才明白,原来那是姐姐在教我男人要学会坚强。

在这里,我们欣赏到了新寨的雄奇峻秀、溪流潺潺,奔腾湍急、峰插云天的自然奇观;当年顾采诗人与文人墨客留下的足迹。仿佛还能听到屏山爵府演奏的《桃花扇》悠扬的戏曲声,时刻在我耳边回响、仿佛当年田土王在那座山石上挥笔书写的“山高水长”四个大字,辉映在躲避峡谷之间,把新寨与屏山之间照得亮堂堂,在这古老的山寨里,横空的雾,流动的歌。突然间,似乎又再次寻找到那悠扬美妙的音乐。新寨处处深闺的纯美、朴质与恬静,使我思绪万千,不能自罢。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