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年少时的我无知无畏 总是指着天空

年少时的我无知无畏 总是指着天空

文章来源:散文

2021-05-06 09:38:01

368

“修身”指做一个有真信念的人; “健体”指做一个有健康体魄的人; “敬业”指做一个有事业心的人;“齐家”指做一个爱家庭有亲情的人;“挖潜”指做一个有“无限潜能”可挖的人。

母亲托着厚重的行囊,支撑着我年少时的梦。兄弟送别,诚然是挂着不舍的笑容。一个人去远方,我不知道远方的终点,只知道跟着京九线跑了很远。

人的前半生,都是泡在泪水中, 一步一遗憾的慢慢成长。熬过之后,才会昂首无畏他人的目光肆意生活。成长的结果,就是心里无谓,行为无畏。

我从小就喜欢抬头看天。江南的天空似乎总是那么碧蓝,蓝得像一片海。不管生活中发生什么大事,抬头一看,天空依旧呈现着这份宁静与祥和。

恐怕真的大彻大悟了,反倒会对无知者的无畏产生敬畏。

逐渐的,对陌生的城市出奇的着迷,不自觉的带上破旧的红色帆布包里的一些简单的衣物,日常用品和一部功能不多的二手单反相机,去寻找瞬息万变的事物与鲜为人知的故事,捕捉最美好灵动的瞬间。每一次触碰快门键都能够感觉到深深的成就感。但很快,我发现我拍的照片水平一直停滞不前,之前的成就感被挫败感取代得干干净净,反思自己,自我感觉良好那不过是一种无知的大无畏满足精神。

我不知道母亲还能坚持多久。我点开他的头像,我希望母亲认出他来。母亲用不太清晰的语言告诉我,没看清。而后,指着窗外的天空让我看。原是有一架飞机正飞过屋顶。看起来,小的像一个玩具的纸飞机,瞬间划过,只留下一段白色的弧线,提示它曾经路过。她也在试图抹杀那些记忆。即使谎言被揭破。

知之知之名知音,知音知音兰契深。

小手指着照片上的妈妈,不停地哭闹着要妈妈。

我表哥的精神高度是很高的,一般人根本了解不了,当然很多人会指着他。

夜晚,我和你一同在窗前看着夜空中的繁星,我用身旁的树叶指着天空,想告诉你,这是银河。银河里是我的思念。

连日来,家乡的天空总是湿漉漉的,云雾遮日,细雨绵绵,偶尔夹杂着零零散散的雪花。

只有那本破旧的笔记本,还夹着年少时的那朵红苕花,走过的街道上百条,它都在无声的吐露芬芳。

天空忽然下起了绵绵细雨,我们总是太过忧伤,以为老天都在为你哭泣。

树叶,你是最值得赞美的生灵!因为你有着无畏无私的生命境界!

只要和你说儿歌时,你就会做出各种动作,或是拍手应和着。“嘟嘟飞,上草堆,拿鳖蛋,抱小龟。”这是你最熟悉的儿歌,惭愧,这还是你奶奶教你的。当然,你也熟悉其他如《两只老虎》、《小白兔》……每当问你大马呢?你会用手指着墙,指着那幅画着马的画;问你电风扇呢?你会抬起头,用手指着屋顶的大吊扇;问你汽车呢?你会向大门外望去,指着公路上的汽车。亲爱的宝贝,你真的好可爱,好聪明!

李宗盛曾在歌曲《爱的代价》中这样唱到“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歌曲很好听,歌词写得也很好。就像歌词中写的那样,年少时的梦陪我们走过了无知与无畏,也让我们看清了现实,懂得了感激。时过境迁,你我已不再是当年的少年,青春年华早就耗了大半,年少的梦却依旧安静的躺在过往的每一页中,哪怕是遥不可及,哪怕是不着边际,我们为之付出过的,不是做过的某件事,亦不是投入的钱或精力,为之付出的青春年少,已然证明了它所存在的价值。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