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夜色的目光推开窗 唤醒了我深沉的梦

夜色的目光推开窗 唤醒了我深沉的梦

文章来源:散文

2019-08-13 16:40:50

76

当撩开窗的刹那,当推开门楣的倥偬,当抬头仰望天空时刻,秋阳光芒,总是令你防不胜防,把它光和热,幻化成清晰影子,将你打得,招架难熬,只有默默承受,从早到晚,变为它之囚徒,渴望于之脱逃。

不喜欢这房间内的夜色,它没有家中的夜色浓重,没有校园的夜色静谧。

风带来我的梦,雨滋润着我的梦,雷电考验着我的梦,步伐让我接近我的梦……梦在前方,只需一步一步……

今日的夕阳还能听到我的表白吗?我望着眼前逐渐深沉的夜幕下,怅然若失。

张良筑起两块板,鲁班修起一张推。

不曾历经体验闻鸡起舞、十年磨铁,不曾历经桑海沧田,年轻的梦虽纯真却缺乏现实的成分,显得如此梦幻,不可实现。真实的,能够实现的梦,称之为理想的梦,是以红尘为基石的美梦,是立足于红尘的美梦。红尘美梦亦是世俗的梦。它也许遥远,也许难以实现;它也许唾手可及,也许充满世俗的烟火气;它也许是司空见惯的梦,也许是世人习以为常的梦;它也许是标新立异的梦,也许是独特的梦。然而它们都是红尘之中的美梦,生于红尘,在红尘之中,能够实现的美好理想。

推开窗,这卢花雪已玉粉整个世界,且它欲壑难填,又兴起了风花雪月的雅志,舞啊,疯啊,似是人间的精灵。这一刻,未央是最美吧。

梦醒了。原来一切只是个梦,我依旧在自己的家。

推开窗,窗外是跃动的流光,温暖,美好。

轻轻地,我触到一丝光,那是清晨的曙光。梦醒时分,我挂念的人依旧沉睡。梦,终于还是结束了;醉,终于还是醒了。

听见沙沙的声音,才知晓,下雨了。推开窗,一股沁凉的空气迎面扑来,一不小心,湿漉了整片视野。

不见了烛火,只有夜色为伴。那一个个无眠的夜的夜色,祈祷着一些美好的东西,对我倾诉着一些,是孤独,是美好,更是岁月。

或许是女儿从来都没有离开的缘故吧!让矛盾的思绪唤醒了本已沉睡的大脑;让本应漆黑的夜显得如白昼一样明亮。我望向窗外,我自以为今夜只属于我一个人,却不知醉酒的人才摇摇摆摆的寻向自己的家。

写到这里,我们后人还要给介子推没有留下姓名的母亲点个赞。没有母亲的安于贫困、不贪富贵,与世无争的高尚情怀和理解,也许,介子推难以做得这么完全彻底。君不见当代有多少曾经有理想有抱负能干事业的官员,正是在妻儿的啼哭哀求声里,在一片儿女情长之中,倒在了反腐的路上。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介子推母亲这样的伟大母性层出不穷,择邻三迁的孟母,芦柴教子的欧阳修之母……这些伟大母亲为我们的民族培育出一代又一代无数的优秀儿女,我们为之骄傲。

都是梦。你的梦做完了,我的梦还在继续。

只是这一句话,换了时空,隔了岁月,却唤醒了内心沉睡的往事。我仿佛踏了时空的隧道,回到那时那刻,一切如梦似幻的重演着,轮回着。我姑且叫它爱的轮回吧!

清晨的一缕温暖散落在了格窗上,剪下一道长长的影子,唤醒了我深沉的梦,风儿戏逗着莲花,游鱼吻着云天的水面,风铃轻荡着涟漪,存放在夏蝉中的一抹狂热伴随着树荫喷涌而出,卷起了温柔的繁华装饰着蓝空,轻轻推开窗,闻着夏的气息,指尖上的岁月变得繁华,浅浅地流淌在如初的角落里;微笑着挥手,你好,八月。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