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这件事过了大约一个多星期 我在禁锢的思想中有一丝解脱

这件事过了大约一个多星期 我在禁锢的思想中有一丝解脱

文章来源:散文

2019-09-13 16:15:14

301

于是,我在海滩奔跑,拾捡着五彩斑斓;我在浅水嘻游,知道自己不是做梦。我终于融入了——我日思夜想的大海!

这个星期天的上午,我在外面看到你已经醒来了,在床上要下来。赶紧准备跑到房里去抱你,不料因为下了雨,地面上有青苔,我在房子的东山头,摔了一个大大的跟头,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的膀子还在疼呢。但只要不是你摔了,那就好。

交往一个星期时,我问你,你有没有最想去的地方?你说,你最想去海边。我问你为什么想去海边?你说,海边有很多美丽的东西。

叶子,你从邻国的那季秋天走来,“一叶乡愁,一叶单思。”我与你同在邻国的彼岸,阳光撒满了我们的窗台,我们敞开心扉,孤独在这夜,乡愁又单思。也许我们太不公平,叶子,春天花开,秋天凋落,轮流在风花雪夜里,呼喊着发黄的青春!叶子,昨天的梦,披着战甲,在光阴的故事里,做我年轻的书签,夹在我的方向标里,做我的“一叶乡愁,一叶单思。”。

他说,他用了两个多星期的时间来做一个演示文稿,那时他在一家很不错的公司工作,这个演示文稿是用于重要工作的。他非常努力地在做这份演示文稿,图表,表格,相关信息。每天都熬的很晚,在截止日期的前一天,他把这份演示稿传给了他的老板,老板在回信中说到,演示做的很不错,但这份计划取消了!

1960年,家乡遭受洪灾。大雨连降数日,洪水从西部向我们村子这边漫来。全村人都背抱摞散冒着倾盆大雨向东部地势较高的丘陵地带转移。我家里留下父亲在家看家,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姊妹六七个跟着转移的队伍向东走。那时候我才五岁,冒着大雨在泥水里三步一个跟头,五步一个趔趄,到达目的地——一个叫双台子的小村子,在一户人家住了下来。吃饭由大队统一解决,多数时候是每顿饭一家发一盆烀土豆之类的东西,勉强维持了一个多星期,洪水退去,我们返回家园。庆幸的是我家那土坯草房竟安然无恙。

对于刚刚迈入大学的我们也许多了一丝迷茫,少了一份坚持;多了一丝成熟,少了一份天真;多了一丝稳重,少了一份轻率。但不论变化是好是坏,我们都还记得自己的梦想,它是我们进入大学的推动者。它一直埋藏于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因为怀揣着梦想,我们相聚于此。

T跟我聊过这件事,我把他刚买的地毯给撕烂了以示抗议。

有时候,会看到你胃痛,心中有一丝担忧,无论如何,身体总是要照顾好的。

仓鼠被笼子禁锢着,我们被生活和梦想的枷锁禁锢着……我们渴望未来,逃离现在。对现在充满着无限的厌恶,甚至讨厌了身边的一切,被束缚着,被禁锢着,散失了原本单纯可爱的自己,被逼迫着接受您不愿意接受的一切,感受着生活给予的各项挑战,然后您迷茫了,然后您自甘堕落了,最后您已经忘了当初的梦想,现在的您不得不接受现实。

今年,由于房子漏雨,他们也没钱买新房子,团天山路社区党支部知道这件事后,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正在为他们申请一套公租房。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