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几日之后 我暗派侍人前去打探

几日之后 我暗派侍人前去打探

文章来源:散文

2019-09-17 11:27:46

972

妈妈听说森林公园是个美丽的地方,所以就在几年前去了森林公园。

宋词有豪放派和婉约派之分,我独爱豪放派的壮志豪情,器宇轩昂,而不喜婉约派的卿卿我我,花前月下。但是,我写文章却没有豪放的笔力,写也是表现为故作神态,不得其要,也许与人的性格特征有关吧。固然,婉约派词有婉约派的意境和不同凡响,但我还是感觉豪放派词催人奋进,如岳飞的《满江红》,辛弃疾的《永遇乐。北固亭怀古》等等。也许正合了我欠缺豪放的一面,而独钟爱豪放的缘故吧。

我向往伯乐子牙间的默契,却从不去羡慕。我只想做自己,我想自私地只活在当下,一个连空气中一分子都算不上,却妄想着去改变周围暗浊不堪的“黑炭”的我,那样渺小的我。我反复地念着爱因斯坦说过的一句话——我不想未来,它来得太快。

过了年,她走了,仍无声。母亲前去打理事物。而我似插不了足,只在楼下听到名字时,告诉自己的清醒,罢了。

你,是少数派,又是多数派。少数派要么成为稀物被追索,要么成为废物,被厌弃。

人前的时候不停的表演自己的一切,

突然,天空暗了下来,大雨泄泻,整个街道,变成了湖面,一派汪洋。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这优美的画面也将随风而去,我的思绪凌乱、凌乱,风吹乱了我的衣服,更吹散了我的心,孤单,凄清,挥之不去,更使我的心情黯然忧伤,也许是苍天怜悲人,派雨儿你来怜惜我,劝我别难过,安慰我,我知道你是柔情的雨儿,用你那丝丝的寄情雨点,淋着,淋着,感化我的一切,那是多么浪漫的诗意。

此刻,打开唱机,播放《我想你了》,尽情对你倾诉盈盈相思;这个时候,我寻找着你的踪影,把这几日寄存的话语,抚进一弦琴曲,把一个个多情的音符送到你的耳边。

不过话先别说太远,趁着花还未谢,赶紧前去田野观赏玩耍才是最实际的。

1970年我由吉林对换来到福建闽北山区A厂,文革已经结束,A厂二派大联合已经形成,大凡来到一个新的工作单位,按我的习惯,都要了解厂的发展历史,厂的人文走向,文革后十年来,帮派人文历史面貌。

一路走来,沿途的风景,花开花败,人世间的冷暖,触痛多少无言的感慨,狂野不堪的风吹散了相聚相散!一粒沙子可见海底,沉醉了万年的等侍,一滴水可见全世界,悲和喜都化着了雨水和眼泪,一个人,一份残留的伤,清晰可见,历经千年,如何能忘?

我使出浑身解数,努力挣脱这一堵堵黑墙的围困,小心翼翼地跬步前行,生怕一不小心坠入万丈深渊;两条腿不停地像导盲棍一样,颤巍巍地前后趋碰地面,心有余悸地打探着下一步的未知世界。

何为迟到?过了时间点,在众目睽睽之下蹑手蹑脚地溜到自己的位置上去。打探的目光像舞台聚光灯一般打在身上。更何况,顺利溜回位置上是不可能的,免不了几句训斥和让你羞愧的小惩罚。

我看见空气上方的天际,一朵暗白色的云凝在那里,还有一点阳光的颜色,鸽群绕着它旋转,旋转,振翅飞去,留下云朵的缝隙,我希望那缝隙里能有什么值得我去仰望的,或是,我能够走进那云的隙,徜徉在一片无垠的暗白色中,看不见下方。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