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路边两个小女孩在下象棋 用粉笔画的象棋盘子上的界限

路边两个小女孩在下象棋 用粉笔画的象棋盘子上的界限

文章来源:散文

2019-11-08 15:20:53

768

“你认识他们吗?叔叔!”见我未作声,小女孩又问。

有一次午休的时候,和一个同事去玩虚拟的赛车游戏,控制着方向盘,走在虚拟的车道上,一会儿时空万里,一会儿阴云密布,我们两个菜鸟,跌跌撞撞,路边的指示牌,电线杆,护栏被撞的歪七扭八...

曾在闲来无事之时上网搜索过“青春”一词,词条很长,包含了从古到今的诸多内容,但对于像我这般不学无术之人,过长的文字总是不免有些令人烦躁,所以也记不大清词条中究竟讲了些什么,只是但凡这类冗长的东西中不免有些刺眼的内容会让人心头一紧,记忆犹新,比如说时间,或者说是界限。

厨房里只需要两个相互珍惜的身影,梦里只需要两个相依为伴的飘影,花园和深巷里只需要两个不离不弃的浮影,灯红酒绿里见不到影子的足迹,菜市场的叫卖声中都是影子的笑声,那双宿双归的影子甜美着阳光与月色的天堂。

雨和伞是两个不同的物品,伞和人是两个不同的物品,雨和街道也是两个不同的物品。伞的隔开人和雨,却没有隔开人和街道。雨和街道是一起的,却没有成为一个物品。雨和伞是两个不同的物品,却在人的眼中是同一道风景。街道和人不是同一个物品,而在伞的影响下,街道和人融合成了一道风景。伞中的人和雨中的街道,在街景中是一道风景。

我就这样一面遐想着,一面用那种音色去说一些自己临时编造出来的台词,声音穿过了窄窄的十字路口,与仍然在下着的雨来回地轻轻地碰撞着,在心里触起了一阵生命气息的波漾。

小女孩大声答道:“这路就是不能走!”

“没有吗?可是一个小女孩为什么要找锤子钉子的?而且已经一个星期了。”

有一次,一位阿姨来找爸爸谈事情,看到你一个人在那里写画,就问你,爸妈没时间陪你,你怪他们吗?你没有停下来,一边还在画着,一边说道,爸爸他们有事情要忙,我自己也可以玩的很好啊,看,我可以写,可以画,我会很多种画法呢。我刚好路过,听到这句话,眼泪就掉下来,那个时候你才只有四岁。阿姨摸摸你的头,真听话。走,阿姨带了礼物,去看看你喜欢的?你跟着阿姨走了,那个黑板上还有你画了一半的画。我看不出你要画的轮廓,边上几截用过的粉笔。我很想在你回来之前完成你已经一半的画,拿起粉笔画来画去总是觉得不对,然后叹口气放下笔回到书房,再抬头时,看到你已经从阿姨那里回来,抱了小黑板正在跟阿姨讲解你的作品。

后来我才知道,霸王就是项羽,一个推翻残暴秦王朝的人;一个在楚汉相争中败于刘邦的人;一个在中国象棋上也称霸的,如雷贯耳的大人物。

手揣着一团兰花的根茎回到家,我知道这种花比较好养,找了个深一点的瓷盘子,盘子的颜色洁白,盘子的中间还画有一株花草,也极象兰花。我将这团兰花的根茎放在盘子里,找了些石子将这花茎固定得中中正正,做好了这一切,余下的就是等待。

伤口撕碎了,外人也体会不了你的痛苦,这就是人情世故,这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常常会莫名流泪,不知是不是前一秒的快乐太过敷衍,在下一秒用眼泪去填补这空虚。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

最新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