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佳句赏析“日落西边 拉你手”

佳句赏析“日落西边 拉你手”

文章来源:散文

2020-03-26 19:04:26

672

不知不觉,棉絮不再飘了,微风也有了丝丝凉意,傍晚,夕阳西下,晚霞衬红了西边那一片云彩,金色的霞光缓缓的把树影拉的斜长。静了,不知什么时候四周忽然安静了下来,只有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声,但也听不真切,那一轮红日也不知躲到哪里。

握着这张不知何时拍摄的照片,我的手臂默默地发抖。我只是不明白,当时我为什么拍下这张败图。古往今来,有多少盛世佳句写来,只为赞那美荷。特别喜欢石涛那句“荷叶五寸荷花娇,贴波不碍画船摇。”这句话把荷花描写地那叫一个轻柔娇小呀。的确,也只有那娇小动人的身影才能打动人心。

薄层重叠,深意无眠,牵扯光阴裙裾,缠绻红尘纷纷。若玻璃般明澈,素心纱衣,以洁白通析,缅怀历史夕阳余晖,篆写今日悲欢离合,牟划未来日月星辰。

守着这两岸的距离,品析这距离之美,还期待着那株契合心灵的百合的盛开。

东边明丽的阳光,更加突出了西边那一片黑云的阴沉。哪一边更强一些呢?拭目以待吧,一场无声的争斗就在眼前。

最美的也总在回头时消散,最不好的也会在夜晚的时候悄然遁入大地,最可喜的也会留下欲望来到明天,最悲苦的也不会只把它扔回昨日。人总要在奋斗与麻木中轮回,就这样,一抹紫色霄霞从心头涌起,抬头望向西边,昏黄的日落挣扎着散放着它最后荣誉,殊不知,再强大的,也有堕入泥土的时候。夕阳渐渐西沉,没来得及烤干一点雨水,就离开了东方,告别了它的过去,天渐渐的暗了下来,那片从西伯利亚飘来的乌云,奔波了数日,到了乌鲁木齐,洒下它的恩惠,然后向南疆奔去。

我还羡慕东村道具做的好,他们表演的收南瓜,有一个画面到现在记得清清楚楚:一个小朋友坐在一个披了彩的大大的黄红南瓜上,手舞足蹈,被一群小朋友用绳子肩拉,手推的下了场……

日落西边,拉你手,一起吃泡面看夕阳,这会是喜欢你的日常。

母亲,今后女儿会时常拉着你的手,让你依靠,让你依赖,陪伴着您听您的絮叨。有母亲真好,听母亲的絮叨,真幸福。

那天,你告诉我,要为我采一朵雪莲。你说雪莲花就像我们的爱,坚韧、纯洁,你走的时候抱着我:等我。等我回来,让你捧纯白雪莲,穿洁白婚纱。我等了很久,再见你的时候,你独自躺在那张床上,白得刺眼的床单盖在你的身上。你紧闭着双眼,不再看我,我去拉你的手,你的手无力垂下,我拥抱着你,你不再用力回抱,我吻你的唇,不再温润。你全身冰凉。枕边安静的放着残破的雪莲,花瓣上殷虹的鲜血刺眼。你怎么不回应我呢?为什么不拉我的手,为什么不抱我,为什么不吻我?你不是说我很美吗,为什么不再赞我?你不是说让花开四季经年不败,为什么你不去给花浇水?你不去浇水,它们怎么花开四季?花儿需要你啊!我需要你!我不要雪莲。你起来,你起来。你绝情的不再理我。

一个皮影戏的班子只需五六个人。农忙时,他们都是普通的农民,农闲时,临时组成戏班,应约出演。他们虽然没有经过任何学校的培训,全靠祖传家授,可是各个都是技艺精湛的多面手,有的吹打弹拉各种乐器样样精通,有的生、旦、净、末、丑的唱腔、对白因人而变,惟妙惟肖。一个人可以同时完成几个人物的皮影操作和唱词、对白。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