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很遥远的记忆

还记得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很遥远的记忆

文章来源:散文

2020-06-30 11:53:38

554

我记得,考试那天天空正下着雨,我的心情也跟着失落,但考场里的我绝不可以也不允许自己掉以轻心;我记得,那时下着雨,天空依旧闷热,手心也冒着一层薄薄的汗,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天真的很热;我记得,那时我们很努力、很努力,忘记吃饭,忘记玩耍;我记得,考试后我们举行毕业晚会,我们畅谈梦想,我们醉酒,我们说胡话;我还记得,我们毕业了,我们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就在六月,就在今天这个似梦非梦的季节。

记忆是带不走的,带不走的记忆,有着情人似地眼泪。于是,一切,变得更加幽邃。

不知道有多少的人还记得自己曾经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是在很早很早的时候,以前的她说,不喜欢我写的文章,看了会伤感。

还记得咱俩当初的相逢吗?,那个地方叫做神域,是我宣布退出网络的第五个月, 我还记得有个游戏叫做pia戏伴侣。具体说不明白,大概就是一款填词用的软件,那时候玩得挺开心,然后加了好友。算是相识了。

那是一个有风的早晨,他们相遇。他初见她,觉得她很平凡,很普通。她初见他,觉得他很出众,很优秀。

有过一次淋雨的经历,无处可藏的公交站,一场突如其来的中雨,从一开始的左顾右盼祈祷能找个遮蔽处,到寻觅一圈发现自己已经湿了,所以湿的透一些就当是一种人生经历。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内衣一点点变湿的过程,皮肤一寸一寸变凉的触感此刻想起来依然那么清晰,还记得那场中雨让一个烦闷乏味的我那么畅快淋漓,还记得我在雨中站了太久太久迷失了思绪,还记得走进公交车后让我立刻打了冷战的冷气,还记得弄湿布面座椅的愧疚心里,还记得那漫长的一路被冻的以为自己是没冬眠的兔子,将自己的皮肤暴露无遗。

以前听人说黄葛树的叶子都是要打了制造纤维的,它的叶子纤维特别丰富,皮还可以用来搓绳子,皮和叶还是良药;所以很久很久以前的黄葛树大概就是直突突的枝丫没有叶子沒有皮,觉得好笑、好冷、好热。这大概是讹传了,也沒见过。还听说它可以招惹很多鬼神,这点特别让我神往和崇拜。

风,你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指挥你的乐队演奏这首曲子,你和乐手们同甘共苦,劳累了多久你可能也想不起来了吧?你可曾想过放弃?不,我相信你会一直坚持下去,就算这首曲子没有结尾。

回到书桌前,我把捡来的这片落叶夹在了另一本书里,那是我刚刚出版不久的《天路不再遥远》,它与原来的那片叶和那本书相伴我左右,在我耳边一直呢喃着“希望、希望……”

还记得很小时候去上学,总要走一段逶迤泥泞的山路。每个大雪纷飞的冬天,姐姐都要背着我下山,手里携着一个烘笼,待上课之时置于脚下以取暖。多年过去,我已不记得在姐姐背上的感觉,但想来也是很温馨的呵!

还记得么?当我们生病时,母亲床前那盏彻夜不眠的灯光;还记得么?第一次离家,母亲在灯下为我们整理行装;还记得么?那离别的站台上,母亲那期待的眼神和满满的离愁。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