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散文 是不是我又浮躁了呢 本来我一直告诉自己

是不是我又浮躁了呢 本来我一直告诉自己

文章来源:散文

2020-06-30 17:39:19

942

这些年里,我一直四处漂泊,身在他乡,却一直心系着故土,尘世间的人情冷暖,纷争纠葛让我不甚心烦,每逢失意之时,我总会想到故乡的那棵桂树,那开在凋零之际的美丽。她不仅仅是桂花,她还是我心的寄托,我时常在心底告诉自己,要淡然处事,学会与世无争,少一份欲望,多一分平淡。否则,自己就不配欣赏她,爱她。

所以,我一直努力的幸福着,连同他的那份一起,用力的生活着。我要看够外面的世界,回去讲给他,我要走够外面的路,回去画给他。他这一辈子,大概不会有机会拥有自己的爱情,于是,我要尝够爱情的苦,回去告诉他!

一起吃了饭,在大小街道上穿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谈了恋爱,你比从前来得体贴许多,似乎也多了一分稳重与成熟。第二天你给我发信息,说走了。我又觉得这样简单的话实在不够深刻,后来又觉得,这样才像我们呀。

爱情,从开始起,我都没想到它会结束得如此快,我直到结束了还一直沉浸在自己定义的热恋里,就这样沉浸着,直到被拉开现实中,那段明灭的记忆就这样随风消散在蓝天白云下,但我们记忆之花却从没有在生命交集中萧然地凋谢过,因为在我的心里依然残存着一点点的期待和眷恋,哪怕夜幕落下时,那昏黄的橙黄色的光线总会警示我:那梦早已消逝,随着黑暗的笼罩下销声匿迹了。爱了,痛了,也懂了,这世事的苍凉,我输得一败涂地,那唯美和庄严地诺言和永不分离的告誓,在现实的滚轮辗压里粉身碎骨,从没有想过自己竟能亲眼目睹这段爱恋的消亡。

由于工作不顺心,让心烦意躁的我早早就出了门。

我本来是一直认为人定胜天的,也总觉得与天斗,其乐无穷。毕竟年少轻狂,直到如今才知道什么是顺天应命。而上天所作的一切并不是和自己过不去,只是为了让自己学会更多的东西罢了。与人相比,上天是最为宽广博大的,他不会计较你所做的一切,让你失败,却不会让你绝望,让你孤独,却不会让你彷徨。当他发现你濒临绝境的时候,一定会帮助你,只是我们不一定能够发觉,当他发现你自以为是的时候,一定会打击你,这一点我相信所有的人都体会过。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也是我能够支撑到现在的原因。

我为自己斟满了一杯酒,今夜,谁来与我同饮?她,又身在何方呢?如今,她也会和我一样,望着明月,一样的来牵念着彼此吗?我彷徨了……

她一直在家乡江南,他却去了全国最辽阔的行政区域,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世事难料,她和他因为一个很偶发的事件有了一个交点,故事也就这样在不知不觉地发生了。

那时年少,我们不谈爱情,只诉友情。

“月到旧时明处,与谁同倚阑下”,月色朦胧,倚窗吟诗,双闭合目,屏息聆听《云裳诉》,古筝叮叮咚咚的弹弦声,使人有着一种梦回大唐的感觉,放佛把我带入古时的长安,筝音凄凄切切,时而柔细如雨,时而又悱恻缠绵,时而又如万马奔腾,时而又似喃喃低泣,恍惚中,感觉自己就是那手扶琴瑶的女子,身着霓裳,玉指翻飞,在云水山间吐诉忧思,将心事付于琴瑶,心随着那如泣如怨,如诉如吟的曲韵,沉浮跌宕,迷乱摇移,无法自持。合着声声余音,叹,也叹,知音少,弦断无人听.....

网友评论

提交评论